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无法抵御成为魔法少女的诱惑,是人类基因中的重大缺陷之一,这不仅限于女人。

二十多年前,一个对人类魔法少女世界观产生深远影响的作品——《美少女战士》登陆荧幕。它的强大,在于只用一个粉腻的变身画面,就能让世界各国的万千少女为此魂牵梦萦,为她们深深地刻下了那段粉红的回忆。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同时,这份过于强大的无差别攻击的魔力,也不受控制地波及到了目标用户之外的人群。

很多兄弟从此中了《美少女战士》的蛊。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出师不利

对于很多男性观众来说,一集《美少女战士》唯一能让他们期待和记住的剧情也不过还是那几秒变身的高光时刻。但一些意志力相对薄弱的男孩从那时起开始在心底埋下一颗成为美少女战士梦想的种子,整天琢磨着如何成为“爱与正义的化身”。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但不像天生就有可爱权利的女孩子,每当有男性同胞试图在现实世界表露“真我”的时候,总是容易受到来自大众的质疑。

2009年,一位叫Hanohano的日本网友在自己的博客日志中记录道: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Hanohano描述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日本Seesaa博客的一篇帖子中也有类似情况的描述,作者给这个故事起了个名字——

“大阪大妈大战美少女战士”: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正是因为总是出现这种悲剧性事件,迫于性别舆论上的压力,大量怀揣成为美少女战士梦想的男孩们往往只敢将这份欲望偷偷埋藏在心底——

或者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无人脚落里悄悄变身,或者怀着这份悸动的情愫慢慢老去。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当然,也依然不乏有志青年在想尽办法,一直在为成为美少女战士做着不懈的努力。

变身的小理由

次元之间并非隔着什么无法逾越的鸿沟,有时候量变到质变之间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理由。

有些人是幸运的,他们不用为成为美少女战士做那些花里胡哨的铺垫,只需把这种体验的欲望归结于“节目需要”。

2016年,一档综艺节目《极速前进》选择在东京拍摄节目素材,为了融入当地的动漫元素,节目组给了两个角色扮演的任务,“名侦探柯南”“美少女战士”二选一。

作为嘉宾的刘翔和他的搭档徐琦峰都选择了后者,理由是自己“对《美少女战士》更为熟悉”。

当天,身高一米九的刘翔身着水兵月的行装出现在东京街头,在接受采访时,他坦承自己还是不太适应新角色,“心里还是挺忐忑的”。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但镜头下的刘翔却呈现出一副洒脱和释怀的神情,一边耷拉着的包子头让他看起来格外放松。

只是一套简单的装扮,就让昔日的运动健将忘空赛场上的紧张和焦虑,找到真正的自我,这就是美少女战士的魔力。

刘翔,这一次,如其名,是飞一样的感觉。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但美少女战士装扮的机会不能总是靠上天赋予,爱与正义的力量更多的会降临在那些勇于开创的人们身上。

尼日利亚老哥奥德拉·伊博克就是一个不想向苍天认输的人。

作为一个画家,奥德拉曾尝试用各种肤色去诠释自己最喜欢的美少女战士中的角色。试来试去,最终他还是觉得自己老家非洲系的肤色看着最为顺眼。

“如果美少女战士都是非洲裔女性,我想她们应该变得更有实力。”

为此,这位兄弟绘制了全套的非洲版美少女战士,他把这称为“对武内直子老师的敬意”。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当然,绝知此事要躬行,为了自己的创作,为了体会非洲系美少女战士独有的魅力,奥德拉“不得不”亲自上阵感受了美少女战士在非洲大陆降临的心路历程: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奥德拉·伊博克

十张画作争取了一次女装的权利,不亏。

注意到这样一批想变身但又无从下手的人们,日本的游戏厂商也顺势而为,当《怪物弹珠》与《美少女战士》联动的时候,他们做了一期说出很多硬汉心中所想的广告,试图帮助他们打破大众对男性女装的刻板印象,为这些男孩子身体本能中期待的华丽变身赋予一个合理的契机。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怪物弹珠》×《美少女战士》广告

美少女战士是女孩子玩的,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

变身愿望是不分男女,你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打破那面墙,大家一起燥起来吧。只要自由就好!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自由,为了那该死的自由,真正的硬汉从不会向这个世界屈服,唯一能够让他们屈服的,只有自己的内心。

直面少女心

想要成为美少女战士本不需要什么理由,需要借口才敢穿上水手服的人,硬汉圈子中不承认他们是爱与正义的化身。

去年在美国密西西比州举办的“MS Comic Con”漫展上,就出现了这样一位坦然的美少女战士。他嘴上叼着烟,脖子挂着金链,当地电视台记者采访时问其本人真名,这位兄弟自豪地蹦出两个词Sailor Moon(水兵月/美少女战士)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这份直面自我的勇气也获得了一边黑兄弟的点赞。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这份勇气不是孤例,在圣地亚哥的Comic-Con上,也有一位日本的朋友Yoshio想体验一下异国他乡的Cosplay氛围。换上行装一出场,他就感受到了美国人民的热情:

“有一个保安对我说,我是今天他见过的最美的水兵金星,但我几乎没有看到除我之外的水兵金星扮演者,所以我认为这份赞美可能只是一些虚伪的奉承。”

Yoshio随手抄起一根美猛男战士标配的香烟,显然对方刚才的彩虹屁并不满意。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在美国,似乎每一个有志成为美少女战士的男人身边都会出现一个深色皮肤的天使相助。

幸运的Yoshio很快就因为找到了他的好“姐妹”得以从虚伪奉承的低落情绪中迅速解脱出来: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这一刻,来自日本岛的水兵金星,与来自非洲大陆的水兵月,两颗东半球的明星在地球的另一面再次相遇,这一温馨场景不禁令人泪目。

每个人的资质不同,对美少女战士的理解不同,这就导致二次元的美少女战士在过渡到三次元的时候将有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畸变。

追求外表的可以变得更美,而过度执着于力量的,也的确可能成为最强美少女战士(物理)。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著名水兵月扮演艺术家,Sailor Bobba

我们难说这种变化是好是坏,毕竟没有人敢质疑他作为美少女战士的权威性,因为他可以随时代表月亮给你一棒槌。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不过你也不需要过多担心这个群体的善意,我们可以看到日本Cosplay玩家资料网站上,

有很多非常热情的 美少女战士募集者,比如一位名叫“海牛”的45岁叔叔。

在自我介绍中,海牛叔叔称自己是一个喜欢高达和美少女战士的Cosplay爱好者,但是从他的资料页面找不到高达的相关信息,只能看到美少女战士中“小小兔”的诚意COS。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你的海牛叔叔

后面留有一串让你不忍拒绝的颜文字留言:

“想要募集喜欢美少女战士和高达的伙伴!(>_<)请不要顾虑地给我发送信息吧,请大家多多关照。m(_ _)m。”

展望

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美猛男战士?日本媒体TiPS曾试图用理性分析越来越多美猛男战士出现的原因。

他们认为这主要是个历史遗留问题。90年代推出动画版的《美少女战士》覆盖年龄层广、知名度高,在Cosplay文化诞生初期,它是少有的几个能被大众所熟识的动画作品,“对于那些想女装的男同胞来说,没有什么比盛装之后被人问及姓名更为难堪的了。”

但《美少女战士》就不会有这种风险——只要金色双马尾上加两个包子头,你也可以成为漫展保安心中全场最美的月野兔。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一直到今天,你也很难找到一个像《美少女战士》这样有感染力的作品,让你可以用它的知名度和儿时的情怀加成,拉拢每个身边的兄弟如此方便地和你一起乐在其中。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公众视野中变身成美少女战士的男性越来越多,很多商家也开始注意到这种愈发膨胀的市场需求,一些能把握住时代脉搏的Cosplay服装厂已经开始进军这片商业蓝海。男性专用的美少女战士服装应运而生。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于是,越来越多的美猛男战士催生了越来越多的猛男专用变身服,而变身服装购买的便利性又吸引了更多硬汉加入其中,这就成了美猛男战士群体兴盛不衰的原因。

但是能看到越来越多男孩能因此达成儿时的梦想,这总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

然而,当这个群体有了一定基数的时候,因为成分鱼龙混杂,也难免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分子。

2006年8月,日本每日新闻报道:

北海道小樽警察署以猥亵嫌疑紧急逮捕了籍贯千叶县佐仓市的男性公司职员伊藤纯一郎(39)。

伊藤嫌疑犯是京成电铁的建设课长,27日在札幌市内出席了会议之后,来到小樽。据调查,嫌疑人伊藤于28日凌晨0点25分左右,在小樽市稻穗商业街,坐在长椅上靠近该市无业女性(20),并触碰了她的胸部。事后伊藤嫌疑犯对此供认不讳。

据当地警员回忆,案发当天,伊藤嫌疑犯身着《美少女战士》中水兵月的水手服式服装,但下半身没有穿裙子,透过黑色网袜露出自己的隐私部位。事发后该女性受害者尖叫着冲进了前面200米的派出所。

该男子逃跑后藏在附近,之后被赶来的同署警员抓获。

想变身美少女战士的男人们

原新闻配图

这则新闻在当时被各种论坛的热心网友转发,一度被称为美猛男战士风评被害的最惨痛的案例。

但我们大可不必把这种伪装货色与真正的美猛男战士混为一谈,那些真的有志成为美少女战士的男孩绝不会承认这种人算是他们的一员。

毕竟连自己的隐私部位都守护不好的人,又何谈守护世界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