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最近成了热点,连上新闻。

第一个新闻是:最近,日本黑帮成员纷纷卖起了珍珠奶茶,称是“没什么比这一行更好赚了”,连人民网都进行了报道。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第二个新闻是:为了配合G20的召开,黑帮头子给组员们放假,并告诫他们要奉公守法,不要给G20添堵,非常乖巧。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这两件无厘头的事件,搭在一起,恰好是日本黑社会的一个完美素描:看似凶狠的日本黑社会,一贯就是个盈利团伙,乖巧机警。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提到日本黑道,您会想起什么?

Yakuza,纹身,山口组,桐生一马,或者是经典的高仓健经典电影《昭和残侠传》。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昭和残侠传》经典电影,充满了兄弟、任侠、纹身和大片刀。

但事实上,这些看似凶神恶煞的日本黑道,一以贯之,就是一个以盈利为目标的公司。

日本黑帮的发家起源,大都不太体面。虽然日本黑帮们,自号任侠,是秉持着武士道精神,以保护穷苦人民的利益为己任的一群新时代samurai。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每个日本黑帮想象中的任侠形象

 

不过,真实的写照就是,在二战之前,他们就是一群社会边缘的游民,小商小贩、流氓地痞集结而成的松散组织。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经典的黑道片《无仁义之战》中,真实的黑道形象

 

拿日本最大黑帮山口组来说,在1915年于神户成立,由一群穷苦的濒临失业的码头工人组成。虽然每天吃不上几口热饭,但他们的创业目标也十分雄伟,要做大正时期的任侠。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内山外口的logo设计,

有正直、团结一心的意味

 

事与愿违,当时的他们混得却十分弟弟,平时主要干两件事:

1、在集市、剧院,帮忙管理摊位、看场子,收点保护费;

2、在港口,通过打架斗殴,挤出同行,以此多拉点活。

他们所谓的争斗,完全就是为了多赚点钱,吃两口热饭。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1920s的神户

 

像未来的三代目山口组组长,田冈一雄(1913—1981),此时也是一个混混,打架靠着一手挖眼绝活儿,名震天下,被大家夸作“熊人”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但你要是问他怎么发展壮大山口组,当时的他,面对这个浑浊的世界,也根本没有头绪。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因为在这时期的各个黑帮老大眼里,港口能多搬点货儿,民众们能多给点保护费,就是所谓的发展壮大。

因为大家用脑子一想就会明白,在明治维新后,日本这么一个集权如此强大的军国,怎么可能会有黑社会的发展空间。 

本黑帮之所以能发展做大,全托了日本战败的福点解?

这要说到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政府彻底垮台,日本被他们口中的米国鬼畜给接管了。自此,日本出现了一片混乱而蛮荒之景象,饥民遍野、暴力事件频繁。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1945年10月26日,数百名日本难民在东京的上野火车站聚集,在寒风中睡竹席,盖旧报纸。警方估计每晚有三人死于饥饿。

 

此时的昭和男儿们,活得也十分悲苦,像《辐射》系列游戏里的角色一样,四处捡垃圾为生。

他们在菜市场翻剩菜剩饭,扔锅里乱炖,吃得津津有味。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还会用仅剩的一点现金,去地下赌场搏手气,不然干脆就直接明抢暗偷,得过且过。

然而,就是这种社会崩溃的背景之下,让一部分好勇斗狠和投机取巧的人发了大财,其中最为致富的,就是日本山口组。

让山口组赚得头晕眼花的第一桶金,即1950年朝鲜战争时期,帮美军运输军火的差事。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无仁义之战》中大发战争财的山守帮,其实说的就是山口组

 

这时候的日本港口,被美军作为军需品的输送点。山口组听闻消息,顺势成立了“甲阳运输株式会社”

山口组签下了大笔军事运输订单,一笔又一笔收入进账,原本的混混流氓们,口袋有钱了,换上了西装小皮鞋,笑得也比以前更开心了。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图中间的山口组大哥——田冈一雄,梳起小油头,穿上小西装,homie多了,皮肤也变得紧致有光泽。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不过,与此同时,还是1951年,精明的山口组还抓住了另一个时代痛点。

战乱后,日本人民十分需要精神慰藉,于是,山口组瞄准了日本的艺人行业。成立了明星经纪公司,神户艺能社

山口组老大田冈一雄的原话是这样的:

“名人固然要盯紧,但是更有意义的是发掘新人,并通过努力使他们成为名人”

这一时期的山口组,发掘了大量国民级的日本艺人,有被首相授予“国民荣誉赏”的美空云雀,截止2001年,唱片销量达到了8000万张。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还有电影之星(歌う映画スター)高田浩吉。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以及晴川虹子、伴淳三郎等等炙手可热的艺人。

山口组还额外举办了民办二十大歌手演出广播节目,满足了日本人民的文化诉求,人民们听着小曲唱着歌,对山口组的明星业务十分买账。

而这个节目,就是日后在日本家喻户晓的“红白歌会”的前身,红白歌会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颇似我们春节必看央视春晚的感觉。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山口组,为了打击自家明星的吸毒乱象,创办了“打击毒品同盟”,印制传单、组织演讲,给民众普及毒品危害性,还主动向警方告发毒贩。

这个传统一直保留了下来,直到2014年,山口组还为此设计了官网,麻藥追放國土淨化同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后来,随着国际形势的缓解,日本经济腾飞,6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股票价格也一路飙升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形势大好,日企纷纷放下了正经行当,借钱炒股,山口组也不例外,跟风炒股,并协同金融机构操纵股价。

而且,到了80年代,股市狂热依然延续着,不止如此,民众还纷纷炒起了房子。

1985年到1988年,日本房市被爆炒,东京土地市值增长了88%,单单是东京的房产市值,就能买下整个美国,美国人听了都吓傻了。

日本人这种买房狂热,幕后的推手、参与者之一,就有山口组。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因为在美军从50年代朝鲜战争结束后,逐渐撤出日本的同时,遗留了大批无人认领的地产。山口组顺势买入持有了大量廉价地产,而到了80年代,这批地产成了一笔横财,让他们疯狂捞金。

而且,房价飙升的同时,地产行业兴起,拆旧房修新楼的同时,往往会遇到不愿搬走的钉子户,最为凶狠的是成田机场的钉子户,他们的形象是这样的。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搭堡垒、扔汽油弹

 

虽然不是所有的钉子户都如此战斗力爆表,但面对顽固的钉子户们,有的房产公司还是会重金聘请黑帮流氓,闹事驱逐,他们的形象是这样的。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在1991年,日本房市泡沫破裂,潮水褪去后,无数自以为是巴菲特、里弗莫尔转世的日本房客,最终都发现自己都在裸泳,纷纷捂住自己的裆部,宣告破产投降。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Hadaka Matsuri

 

但是精明的山口组由于见好就收,并没有受到太大损失,反而又在这种历史转型节点中,抓住了横发机会。

因为,房市泡沫破裂之后,许多因炒房欠债的公司急需资金周转,普通的房贷市民,也要现金维持生活,甚至还有不少狂热的投机客,也想用最后的一点儿钱在赌场中再搏一把。

借高利贷、赌博,反而成了一种救命手段。

1996年的日漫《赌博默示录》里的主角,就是欠了30万的年利息20%的高利贷,为了偿还债务,上了一艘赌场邮轮,想靠一赌翻身。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作者创作这个故事的原型,就是泡沫经济里那些背负重债的卑微人们,无路可走,想靠赌博转运。

山口组见状,随即转型,靠放高利贷、开赌场、买卖债券,大发国难财。

另外,日本经济腾飞的这段时期,创造了大量工作岗位,不少具有冒险精神的广东、福建等沿海人民,纷纷偷渡到日本寻求致富机会。山口组也在此时与经营偷渡业务的蛇头们合作,赚上了人口运输的黑钱。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这是《新宿事件》中描绘福建偷渡客初到日本的窘状,无依无靠

 

所以,你会发现一个特点,就是以山口组为首的日本黑帮,他们做生意的发财路径,是与日本的经济发展曲线完美贴合的。

日本国运不行了,就发国难财,日本经济好了,就跟着做赚钱买卖。

而如今日本暴力团排除法严格了,日本黑帮被禁止从事许多行业,其中就包括建筑业。所以他们又开始想着摆摊卖珍珠奶茶,赚起了年轻人的钱。赚钱手段之多,堪称赚钱万花筒。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极恶非道·全量糖分》

 

虽然他们精明有余,但是,日本黑帮并没有那么凶狠。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虽被叫作暴力团,但一贯是比较安分的,除了搞钱外,也极力想与民众讨好关系。

像万圣节的时候,帮派成员会给小孩子们发糖,这对日本民众来说是一件常事。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不止如此,他们也很少在社会上闹出什么大动静。

像2016年,山口组内乱后,分裂成了山口组和神户山口组两大集团,发生了日本媒体口中的全面战争,但你一搜相关新闻,出现的却是几个社会混混,赤手空拳互殴的场面。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报道的最为极端的情况,仅仅是3月6日,发生了一起枪击事件,神户山口组的办公室墙上被打了三个子弹孔,无人伤亡。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哥伦比亚古柯大亨——FARC的军队,山口组看到他们只能夹道相送

 

而且,自八十年代之后,日本最凶狠的根本不是山口组,而是华人帮会。

在福建民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台湾人怕平潭人,日本人怕福清人”,说的就是日本黑帮在福清人眼里,就是一群弟弟。

要是把日本黑帮放在新宿红灯区这一华裔、韩裔、黑人黑帮聚集的生物圈层中,日本黑帮的地位,可能与草履虫难分伯仲。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在李小牧的自传 《歌舞伎町案内人》中,真实记载了日本黑帮的弟弟形象。

桌子上的三人……说的是上海话,好像谈论的不是什么好的勾当……

“不想与(日本)黑社会有冲突,有没有办法?

“你怎么这么包!真有什么就揍一顿日本的黑社会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注意,这是几个在新宿混了些许时间的普通上海人说的狠话儿。日本黑帮的现状也符合叙述,在日本民众心里,中国黑帮比日本黑帮更狠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华人在日黑帮,怒罗权的武器一览,口号是:“在 日 華 人 暴 走 聯 合”

 

在新宿,曾发生过一起“睾丸事件”,有几个福建人,不知出何原因,在某个日本黑帮管控的游戏机厅内闹事,随地吐痰、大喊大叫。

有个日本黑帮成员坐不住了,上前阻止,当场被一脚踹飞,睾丸也被割了。游戏机厅被砸个稀巴烂,这几个福建人却安然无恙。

这一事件对日本黑社会来说是一件耻辱,他们没有声张,只能暗自叫苦,把事情压了过去。

但是,在1994年,发生了一起轰动日本社会的“快活林事件”。在新宿的一家叫“快活林”的餐馆内,有几个北京黑帮成员正在吃着饭,却突然被手持着青龙偃月刀的上海黑帮成员袭击,一死几伤。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这原本是一件中国黑帮内斗事件,却让新宿的日本黑帮谈华色变。

平头、皮肤黝黑、大眼睛、国字脸、挥舞着青龙偃月刀的中国狠人,这一形象牢牢刻在了日本黑帮的心里,成了他们的梦魇。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这一印象也被刻画在了游戏《如龙》中,华人黑帮蛇华组,个个手持青龙刀,虽然看着十分笨重且中二,但这确实是日本人对华人黑帮的印象之一。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在事件发生后,李小牧路过新宿街头,遇上日本的熟人,往往会被人半开玩笑半后怕地问上一句:“李,你今天上班没带着青龙刀吧?”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只要我们看上几部的任侠片、黑帮实录片,往往会加深一个困惑:日本黑帮真的混得这么弟弟吗?电影里的日本黑帮不是挺帅的吗?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既然这么不狠,那么yakuza们的凶狠形象是咋么来的呢?

两个字:营销

实际上,在60年代,确实出现了大量美化日本黑道的任侠片,把他们塑造成了扶弱济贫的形象。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再注入大量血腥劲爆的砍杀场面,特别吸引日本观众买单。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然而,这些与黑帮有关的日本电影,往往没反映日本黑帮的生存实景。

因为这些片对日本黑道的美化,很大程度是由于票房需要,想复刻极受日本民众欢迎的日本古装——“剑戟片”的感觉,通过暴力的打斗镜头,以及正义的主角形象,吸引民众买单。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经典剑戟片《用心棒》

 

日本黑道片不真实的另一个原因是,日本黑帮也会利用黑帮片搞搞公关,宣传下自己的帅酷形象。

比方说日本的电影公司东映公司,就与山口组关系十分之铁,被山口组投资之后,拍摄了「三口组三代目系列」「日本的首领系列」,您看看这名,多牛逼啊,还以为说的是东条英机呢。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而且,这些片还是由田冈一雄的儿子田冈满担任的制作人,通篇歌颂自己老爸的光辉伟绩,闭口不提自己老爹坐牢时期吃黑豆饭,被阿sir管着的日子。

除此之外,在精心包装之下,我们对日本黑帮的印象集合,永远是精致帅气的纹身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行炸街的景象。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以及动不动就断指的残酷场面。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靠着这几个法宝,镇住了对日本黑帮运营模式不甚了解的外来看客。

但这些日本黑帮脱去精心装饰的行头之后,他们与全球的其他大黑帮十分不同。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脱去行头之后,犯法了还是要被关起来

 

他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勇斗狠,反而十分的精明,生存之道就是见机行事、见风使舵、见招拆招。

且极其听警察话,说一不二,像2016年,神户山口组被警察抄了老巢,彻底清查,所有喜欢用弹舌音叫喊作势的yakuza统统站成两排,抬手给阿sir引路。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 收 获 颇 丰

 

毕竟,对他们来说,风险不是标榜黑道精神的名片,而是一个利润的砝码,要是收入高于风险成本,干就完事了。

因此,如果中国头号狠人刘华强国庆节休假,去了新宿旅游拍照,遇到了日本山口组小组长带着小弟在捧着西瓜在卖。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那么,很可能会出现这样一个对话场景。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日本黑帮一直是乖巧弟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