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最新女子内衣图鉴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最近北京的高温天气让人窒息。

挤在人山人海的早高峰地铁里,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流进内衣,胸前两块海绵就像粘腻的八爪鱼一样紧紧贴在肉上。夏天穿内衣有多煎熬是女生秘而不宣的苦恼。

有时候,这种苦恼也有被人撞破的风险。

比如当你穿了一件紧身T,走进办公室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洞穿你胸前被汗湿的反战标志,直击你内衣上一边一个的金色桃心。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外表钢铁直女的你,私底下也爱穿桃心bra

不穿也是一种选择。办公室里总有一两个前卫女孩,一到夏天就讨论胸贴是硅胶的好还是无纺布的好。敢于放飞自我的她们,看上去都要比旁人更神清气爽。

但轮到自己尝试的时候吧,那种脑子里时刻绷着一根弦,担心胸贴粘不牢掉下来的焦虑,让我不禁佩服夏天“真空出街”的都是硬核女战士。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这种时候更考验的反而是男生:该如何优雅地假装没看见呢?

这几年“女战士”的数量却在悄咪咪地增长。正如日本哲人鹫田清一在新书《衣的现象学》里提到的:内衣有逐渐消失的趋势。

此外,越来越多的女孩开始抛弃带钢圈的传统内衣——那种你一回到家就想反手解扣,一把扯出来的聚拢型文胸。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多年前Rachel在《老友记》里一套行云流水般的操作,对女孩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启蒙

为了弄清楚当下女孩都用啥包裹胸部(还是根本就不包裹)我把身边从A-到D+的妹子都撩了个遍,于是有了这份女子内衣图鉴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挑选内衣,曾经是A杯(A-)女孩的噩梦。

从十几岁胸部发育,被妈妈或姐姐带去内衣店挑选人生中第一件文胸开始,她们就被导购员变着法儿推荐厚杯、显胸大的胸罩。

“这么说吧,一条洁丽雅毛巾对叠三次,那厚度才赶得上我bra里的海绵。”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男生们,你们能想象夏天把这种厚度的海绵焐在胸口吗?

在还不知道什么是美的年纪,她们就被商业社会灌输了“胸部一定要大要挺”的审美。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一个好的bra可以让乳房集中向前、向上,形成立体的美感。”这段港片里的台词代表了内衣公司一贯的营销话术:女人的胸部要挺拔才好看(图源:电影《绝世好bra》)

直到被初恋男友跃跃欲试的手撞破了空杯的尴尬。又羞又恼的A杯女孩一面质问“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大胸”,一面委屈“为什么我要为了显胸大穿这种不合身的内衣”。

但几年前,一股从时尚圈吹来的“性冷淡风 ”,让A杯女孩翻身得解放。

一夜间,从欧美到亚洲,各种肤色的时尚icon都热衷于要么真空,要么穿着一种叫做“bralette”的轻薄内衣出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肯豆算是时尚圈里最早“解放胸部”的KOL。脱下bra的她,不仅不色情,反而穿出了满屏的高级感

Bralette,从字面上拆开就是“bra”(文胸)+“-ette”(小),意为“小文胸”——体积小,用料少。没有钢圈,没有海绵,只用两片薄薄的布就兜住了A杯女孩的“胸脯二两”。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bralette也被叫作“法式内衣”,法国人永远为他们发明了比基尼感到自豪,他们的女人也总是走在“解放胸部”的最前头

在内衣布料上虽然做了减法,带来的视觉效果却是妥妥地加分。

不仅整个人看上去轻盈了,少女了,不再追求垫高或“挤沟”的A杯女孩,自信也找回来了。

过去因为“太平”而自卑,时常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被爱;但现在,小胸扬眉吐气,成了“高级感”的代名词。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穿bralette的A杯女孩,绝对是时尚圈的high fashion,并且散发着“可攻可受、雌雄莫辨”的迷离气息

时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几乎所有bralette都打出“自然”、“舒适”的卖点,轻易击溃A杯女孩的心理防线——

没人想苛求自己,比起勉强挤那不存在的沟,还是做自己更让人心动。

抛弃塑形内衣成了一种新的“政治正确”。就连维密“亲闺女”奚梦瑶都说:“自然的就是最好的。”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而一向以“性感”为卖点的维密,去年销售额一路走低,今年春季甚至被迫关闭了北美53家门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性感”碰壁的同时,“自然”越来越好卖。2017年,淘宝和天猫平台上的无钢圈bralette销量是传统带钢圈、聚拢型内衣的3倍。

转向bralette,真不是A杯女孩的妥协。她们是发自内心地为自己的size感到自豪。

“‘女为悦己者容’是他妈塑形内衣的广告语,你的胸就该是你自己的座右铭。”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B杯女孩第一次不穿bra,是为了挑战一条平时塞不进去的裙子。

“真空显瘦”的发现为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尝过甜头的她们一发不可收拾。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而且不穿还舒服。

“穿上bra,整个人都暴躁很多,呼吸时肋骨扩张能力减少30%,肩关节活动范围减少60%。戴久了还会在胸前勒出一道红印子。”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女孩回家第一件事不是脱鞋,而是反手脱bra:解扣,取罩,长舒一口气,摘掉bra是女孩一天中最爽的时刻。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美国摄影师Justin Bartels曾经拍摄过一组名为《印痕》(Impressions)的照片,记录下紧身内衣在女性身上留下的勒痕

当B杯女孩诉说自己胸部的困扰,A杯和C杯女孩表示不能理解。毕竟,这个杯位不上不下,穿bra有沟,不穿显瘦。

哪怕从男性实用主义的眼光来看,B杯也刚好,More than a handful is a waste.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而且B杯女孩一直都是内衣厂商重点照顾的对象:内衣市场一向以B杯为大头,可以占到七成;A杯则占到两成左右,C杯还不到一成。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2017年中国女性内衣市场结构(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但B杯女孩有苦说不出。就像来到一家自助餐厅,瞅着丰盛,走近细看发现是西红柿炒一切——总量多不代表选择多。

在bralette成为另一种选择之前,打开淘宝搜索“内衣”,就没有描述里不出现“聚拢”、“收副乳”、“防下垂”的。

去店里试穿吧,每一个导购员都热衷于帮人挤事业线。“有沟必火”流行了十几年,所有人都认为内衣要穿出沟才是好的。

但B杯女孩看着自己被挤成球状的胸部,好不好看另说,疼是真的。

要说不穿bra会不会担心胸部下垂。担心肯定是有的,但B杯女孩更害怕不合适的钢圈内衣带来乳腺增生的风险。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C杯女孩的数量,其实远远不止10%。

那些购买了B杯bra的女孩中,有一部分是“隐形C杯女孩”。她们穿着错误尺码的内衣,将C杯的胸生生压成了B杯。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大胸女孩的苦恼:非主流的胸部不得不塞进主流的bra里,“削足适履”的下场就是离乳腺疾病更进一步

市场选择有限是一方面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女孩对自己的胸部普遍认识不清。

当然这也怪不得她们,传统文胸采用的是“底围+罩杯”的尺码分类方法,而罩杯又得用“胸围-底围”测量计算得出这也太繁琐了好嘛,数学不好的女孩都不配戴bra吗?

何况多数女孩的第一件文胸,都是内衣店导购员帮忙挑选的。她们很少会用米尺精确测量,只是拿“阅胸无数”的眼睛扫一眼,就拣出几件文胸打发女孩去试了。

而前面说过了,市场上最多的bra是B杯。于是一些C杯的胸部,就被马虎安排进了小一号的坑里。

C杯女孩回忆起自己最初穿过的钢圈bra,没有一件是合身的,穿在身上全都勒到窒息。

直到有一天,她知道了无钢圈内衣的存在。

不像传统内衣需要细分罩杯,也不同于bralette轻薄透只对小胸女孩友好,这一类无钢圈内衣采用S/M/L的尺码分类,包裹感更好,容错率也更高。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优衣库无钢圈内衣的尺码分类

长大成人以后,女孩身不由己就被搁在了价值衡量的天平上。评判标准越来越苛刻,自己能掌控的事情越来越少。

但至少在内衣这件事情上,C杯女孩还能做主——选择无钢圈,选择一种宽松的氛围。

但她又没有洒脱到把衣柜里的钢圈bra全部扔掉。毕竟胸大嘛,只穿无钢圈还是会担心下垂外扩什么的。于是穿一个月无钢圈又偷偷换回钢圈几天,就图一心里安慰:

“胸部呀我还没有放弃你呢,你也不要自暴自弃哦。”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D杯以上大胸的苦恼,是直男想象不来的。

在穿衣服这件事情上,“胸大”不再是优点反而成为了D杯女孩的负担:穿紧了显浪,穿松了显壮。

同一件衣服,穿在小胸妹子身上是森林系美少女,穿在D杯女孩身上就很……色情。

在D杯女孩的生长发育过程中,这一对大胸实在太抢镜,以致于存在感都超过了自己——“大奶”、“奶牛”,她已经记不得身边不怀好意的男生给自己取过多少不堪回首的外号。

D杯女孩同样也记不得多少次她走进内衣店,目光在一排可爱蕾丝少女文胸上流连,最后却只能拿了大妈款——这是唯一她能塞进去的尺寸。长了一对大胸,基本就和少女感无缘了。

所以,当潮流的风向标转向,女孩对内衣“舒适”和“显瘦”的追求已经赶超了“性感”的需要。嗅觉敏锐的商家迅速捕捉到这一市场信号,瞄准D杯女孩推出了“缩胸减龄”、“大胸显小神器”。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只是,从敏感少女时期因为羞耻心而被动“藏胸”,到现在因为爱美心而主动“藏胸”,大胸仿佛是文明社会的某种禁忌,不能登大雅之堂,人人都想弱化它的存在感。

很少有D杯女孩敢于真空出门。如果有,她得具备超级强大的内心和一点反叛的精神,将可预见的伤害一一反弹回去:

比如“你不担心乳房下垂吗?”

真空D杯女孩会说:医学已经证明,穿bra也不能防止乳房下垂。乳房垂不垂受万有引力控制,那不是在胸部塞两条钢圈就能避免的事情。

“如果一个男生因为胸部下垂而拒绝和我交往,那倒要感谢下垂为我去除了一个情感隐患。”

比如“你不害怕被人指指点点,说你太浪吗?”

真空D杯女孩:“Who cares,自己舒服就好。你知不知道汪曾祺怎么写栀子花的?

‘栀子花粗粗大大,香得掸都掸不开,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

可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写在最后

日本哲人鹫田清一认为,穿衣的学问是一门哲学,透过它折射出人类最严肃的哲学主题:“我是谁?”

和几十个女孩聊完之后,我发现女孩的胸部和内衣也可以是哲学——胸部的大小、形状和穿内衣的方式,成为了女孩“你是谁”的一部分。

起初内衣是为了符合社会的预期和审美而穿;到后来,穿不穿,穿什么,越来越成为女孩的一种自我表达。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女孩们,不管你是A-还是D+,按照自己的心意选择适合的内衣,或选择不穿内衣,都是美的。

只有我一人夏天不穿内衣吗?

图片来源:电影《绝世好bra》

今日互动

关于内衣,你有什么故事可以和我们分享?(男女不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