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日本夜店陪酒女自述:能够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你好,可以跟你去你家吗?

 

深夜的街头,如果有一个人这样跟你搭讪,你一定觉得这人不是坏就是有点傻;

 

但如果是在日本街头,有几个扛着摄影机,拿着话筒的人这样问你。

 

那么恭喜你,你“中奖”了。

 

因为拦住你的人,来自日本一档9.5高评分的真人秀——《跟你去你家可以吗》。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城市的霓虹灯下,人来人往,影影绰绰。

 

每个人看似差不多,可谁又知道那个擦肩而过的他,是不是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个节目,就是专门抓住那些深夜赶不上末班车,回家不便的陌生人,为他支付回家的计程车费,或给他一些其他好处。

 

代价是:我要跟你去你的家里,听一听你的故事。

 

每一个遇到的人都是随机,每一段采访都从未刻意引导,每一期都有一份感动。

 

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从事着不同的职业,性格各异,长相各异……浩瀚宇宙,人生百态,撕开外表的伪装之后,我们不过都是平凡的人。

 

这世间本就是各人下雪,各人有个人的隐晦和皎洁。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凌晨,新宿,车站。

 

这天遇见的是一个因为错过末班车,正坐着醒酒的姐姐。

 

妆容精致,衣着时尚,这个姐姐38岁,名叫里香。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当节目组说出想去她家的来意时,里香显得有些犹豫了。

 

原因让人有些吃惊:

 

讲真的吗?
电视里不是经常播有很多垃圾的房间吗?
那些和我比起来,都太整洁了。
你们真的要去吗?不害怕吗?

 

什么场面都见过的节目组,自然“毫不畏惧”。

 

何况这么漂亮干净的姐姐,家里能脏成什么样?

 

可当他们推开里香家的门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吃剩的饭菜味道已经刺鼻;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穿过还没洗的内衣胡乱堆着;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冰箱里的食物早已经发黑发臭;
 
塑料袋、泡面盒各种垃圾填满了整个屋子……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在这个垃圾分类失败的典型现场,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里香笑着用一句话解释了“灾难”现场:

 

这些都太麻烦了。

 

在垃圾堆一样的家里,还算干净的床是里香最常活动的空间:吃饭、睡觉,玩吃鸡游戏,里香还是个高手。

 

审视着脏乱的空间,调侃着自己的邋遢,她看起来已经毫不在意。

 

直到桌子角落上的一张照片被发现,里香稍微顿了一下。

 

“这是我交往过两年的男朋友。
我之所以摆这个照片,是因为他已经去世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相遇时,
因为同年同月同一天出生,他们以为那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相爱时,
因为三观一致,兴趣相投,
他们深爱珍惜着彼此,
“我们,本来是要一同老去的。”

 

可是,命运却给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那句时常被用来吐槽的:
愿天下有情人都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当它变成现实,我们才知道了它的残忍。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有血缘关系。”
“是双胞胎吗?”
“对。”

 

命运无情的捉弄,总是让我们无可奈何。

 

我们总爱感慨电视剧的脑洞,生活却还是比电视剧狗血了100倍。

 

因为很小的时候里香就被妈妈带走了,和双胞胎哥哥分开成长的这些年,他们从未见过面。

 

长大之后久别再重逢,难得的默契和缘分后面,谁知道两个人还有这样的渊源。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实在无法承受生命的这份重量,7年前,男友自杀了。

 

这7年,里香也开始了垃圾堆里的生活。

 

哪里是懒,哪里是怕麻烦,
这明明是对生活失去了所有的期待。

 

只有他以前送她的包包,她还是很认真的叠好;

 

他以前送她的裙子,她能从凌乱的房间里一秒就找出来……

 

而男友以前最爱抽的香烟牌子,
成了里香现在最喜欢的。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思念一个人到极致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你走之后,我就活成了你的样子。

 

最后,节目组问了里香一句话:
你现在幸福吗?

 

她又笑了,看起来也很平静:
 
虽然他的事情是我的伤痛。
也因为有和他相恋的那两年,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世界上,
每天都有太多让人心碎,让人无力的事情发生着,
人们只能苦笑:
我这一生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何这样?

 

可它到来时,
还是要继续努力笑吧,
生活已经这么难了,以后不会更坏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深夜,风俗店门口。

 

里央是听到节目组说“我们支付车费送你回家”之后,
第一个高兴地跳起来的人。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青春活泼,庆应义塾大学在读学生。

 

这可是和早稻田齐名的一所重点名校。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里央还正在做着一份兼职工作,陪酒女郎。

 

碰到节目组的时候,她刚刚下班准备回家。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当名校学生和陪酒女这两个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
人们总会忍不住皱起眉头。

 

年纪轻轻,
这不是自甘堕落吗?

 

可是里央喜欢这份工作。

 

可以到处喝酒,还能赚钱。
赚到钱之后可以买衣服,可以去玩,可以去整容,可以变漂亮。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里央有一个做牛郎的男朋友,两个人交往3年了。
一提起他,她还是笑得一脸幸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
这天的里央一直都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

 

回到家后,她拿出自己喜欢的帽子,
心爱的抱枕,接待客人时做的小笔记……

 

每一样都向节目组开心地介绍。

 

节目组却在一堆东西里看到了一份病例,是里央的。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我生病了,很简单的说,
我得癌症了,现在,搞不好就死了。
有趣吧。

 

说这些话时,她还一直做着搞怪的动作。

 

大概是因为她早已习惯了周围人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

 

因为得的是子宫癌,只要把子宫摘掉可能就好了。

 

可是里央不愿意:
但是,我想要孩子。

 

一年前,她活得很快乐;
一年后,得知自己生病了,她还是过得很开心。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考上名校,偏偏要做陪酒女;
得了子宫癌,偏偏还要生孩子。

 

里央好像总是在拿青春赌明天。

 

换做任何一个人,我们可能都没有这样的勇气。

 

可是她是里央呀。就是死,也要任性去选择。

 

收起那些生命强加于她的忧郁,
她拥抱了自己最喜欢的明朗。

 

“又不是我烦恼就能阻止病情发展,烦恼又不是药。”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乐观可爱,
也悄悄变成了别人的药。

 

今天想自杀的时候,找初恋哭诉,他给我推荐了这个。
心里很感慨,看的时候眼泪一直掉个不停。

我也才20多岁就查出来了卵巢肿瘤,
今天又被查出来心脏有问题,很难过。
每天元气满满地去上班,大家都觉得我很有趣,
也根本看不出有生病的样子。
有时候觉得真的事情接二连三,让人真的无法呼吸,
希望有勇气走下去,
谢谢你。

 

这是写在里央故事下面的一条留言,
也是写给所有正在被病痛折磨着的人吧。

 

苏芩说过这样一句话:

 

当你觉得实在撑不下去了,那就努努力把这一天熬过去就好。也许一觉醒来,一切都有转机了。

 

人生难免苦痛挣扎,愿你总能报之以歌。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咖啡店旁边,这次节目组碰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姐姐。

 

18岁的直美,因为想成为一个造型师,
目前正在学习服装相关的东西。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从一个全是树的小村庄里出来京漂,
直美还记得自己来到东京时的初印象:
个个感觉都像坏人,但东京也有温柔善良的人。

 

一个人在外漂泊,直美租的屋子很小。

 

10平米的空间里,
装着她做设计的缝纫机,
装着很多她喜欢的古着衣服,
装着她每天做饭的厨具和食物……

 

阁楼上放在床头的一只史努比,
是她在这个城市里的唯一一个家人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很小的时候,直美就曾跟妈妈说,长大后一定要去东京。
那时,她的最大梦想还不是做造型师。

 

她想成为一个歌手,是从中学的时候就开始的。

 

“总有一天一定会弹吉他,想要像miwa一样,表演自弹自唱的live现场。”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曾经写下的豪言壮语,在慢慢长大后,却不得不被尘封在了日记本的扉页里。

 

她曾参加过演唱比赛,有几万人一起海选的那种。

 

一轮又一轮的筛选后,直美到了前10,还得了特别奖。

 

但歌手这条路,对于腼腆又有些不自信的直美,始终太难了。

 

没有资金人脉支持,自己都养活不了,
她不敢拿人生去冒那么大的风险。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在收到服装学院的通知书后,她选择了顺其自然。

 

不是两手一摊的不作为,而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

 

“因为选择了这条路,跟自己说一定要加油啊。”

 

梦想最初在每个人脑海中迸发时,从来都是轰轰烈烈又光芒万丈的。

 

想象着它实现的日子,无论多少苦难我们都愿意承受。

 

后来,因为实在无法喘息,
还是选择了逃离。

 

曾经对一句话坚信不疑:
不要因为一点瑕疵而放弃一段坚持,没有一份工作是轻松的,没有人是完美的。

 

后来也在一句话里学会了释然:
没有人是完整的。所谓幸福,就是认清自己的限度并安分守己。

 

如果你也有被现实打败的那一天,不要灰心,不要丧气,
你一定要依旧热爱和可爱,
你在其他地方,也一定能闪闪发光的。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手工会展上,这次节目组和一个正在挑选针线盒的男人遇上了。

 

31岁的户次步,目前一个人住,是个拥有满满“女子力”的男子。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打开他的房门,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了。

 

家中摆满了焊接架、熨烫板、针线台;
会缝纫编织,会烹饪收纳;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桌子上放着亲手缝制的化妆包,冰箱里有精致的手工烘焙,
还养着可爱的绿植……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从小就不喜欢运动,
这个温柔的男子反而对很多少女系的东西感兴趣。

 

这样的他,
却在19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男子力超强”的女孩子。

 

这个姑娘内心坚强,
直白、不谄媚,不向男人屈服,
她经常被人说怪,
到了户次步这里,却都成了他喜欢的样子。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25岁的时候,他们结婚了。

 

求婚是妻子提出来的;
结婚后,因为猜拳输了,他还随了妻姓。

 

因为猜拳输了啊。
我妻子不想改姓,就说猜拳决定。
结果我输了。

 

在外人看来,
这对夫妻怎么都显得有些“奇奇怪怪”,
可他们也只是在自己的圈子里,
时而打闹,时而安静,享受着两个人的小幸福。

 

茫茫人海,你遇上一个再优秀的人,
其实都比不上遇到了一个懂你的人。

 

幸运的是,户次步遇到了,
不幸的是,这个人只能陪他一程,却无法陪他一世。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3年半前,妻子27岁,因为一颗肿瘤,
这个坚强爱笑的姑娘永远离开了她最心爱的男人。

 

妻子去世前的10个月,户次步向公司请了假。

 

他们决定去一起去旅行,那是结婚时候没有新婚旅行的遗憾。

 

去了她想去的黑部水库;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还有小纲代的森林。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阳光真是太好了。”
“原来还有这么舒服的地方。”

 

以前从未注意的小美好,
不知道为什么都在这一次的旅行中放大了。

 

或许是真的内心强大,
又或许看不得丈夫心疼难过,
从发现生病到掉光了头发,
她也很少流露悲伤:

 

“每个人都不知道何时会死,
但我却可以在死前做我喜欢的事情,
这是何等被眷顾着。”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未来太远,我们能做的,唯有把当下好好珍惜了。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那天,这样两句简单又平常的对话,成了他们最后的见面。

 

3年过去了,家里还放着妻子的眼镜,
妻子做的刺绣,
还有他们一起买的红色沙发。

 

丢不掉的东西,都成了一个人忘不掉的回忆。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只要是我活着的时候,她就仿佛跟我在一起一样,今后也不会忘记她的。

 

户次步后来加入红丝带,亲自体验检查乳腺癌的痛苦;
他依然热爱缝纫,烹饪,手工,绿植……
不动声色的坚韧和温柔继续生活。

 

他要认真活着,连同她的那一份。

 

20岁,陪酒女:活着,我就已经很快乐了……

 

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说,

 

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命运它总爱捉弄人。

 

把优秀的女人丢在了垃圾堆里;
让可爱的姑娘患上了癌症;
让追梦的少女妥协了人生;
让相爱的夫妻生死两茫……

 

 

从前只觉自己人生不如意,
推开一扇扇门之后,才知道真实的世界里,
每个人都有心酸苦难,有得意失意。

 

但每一个深夜回家的人,又都藏着一个活下去的勇气。

 

即使被上帝拿走了爱人,拿走了梦想,拿走过希望,
优秀如里香,乐观如里央,
可爱如直美,热爱如户次步,
却还是努力又坚韧,
普通却温柔地生活着。

 

如果人生是一本书,我们不过是只读到了它的前言。众生的故事编织在一起,才有了完整。

 

一辈子很长,只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始终浅薄。

 

在别人的故事里,我们却能很快得以成长。

 

每当我丧失信心的时候,
每当我觉得生活太苦的时候,
就会想起这些闪闪发着光的普通人。

 

人生不能尽如人意,
薄情的世界,愿你我不论经受过什么,
都能一直很深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