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这是《她能量》的第7期-

 

有些男人,真是太自大了。
 
前不久,一名男子被推上热搜,原因是他理直气壮地辱骂一位大龄单身女性:
“你30岁还没结婚,丢不丢人?
 
女子气不过,前去理论,结果男子始终认为自己没错:
“我有一句话说得不对吗?我说的都是真话!
 
更有趣的是,后来扒出,他自己也是大龄未婚。
 
事件一出,引发大众热议:
 
一个“光棍儿”,凭啥自认为比“剩女”更接近真理?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电视剧里的一段台词: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我想,这些单身男士可能很久不看新闻了。
《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结婚率仅为7.2%,创下了近10年来的新低。目前中国有超过2亿单身成年人。

究竟是何种信念让这些男士认为,女人们是脑子坏了,才没选择他们?
 
恰好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美国记者玫瑰,她为了研究中国的单身女性,特意在中国生活了5年。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玫瑰(Roseann Lake)
 
《经济学人》的古巴新闻记者
撰稿人和活动策划
曾在北京担任自由撰稿记者5年
同时也是蓝海电视台主持人
 

 
她采访了上百名中国“剩女”,写了一本书《单身时代》。
 
玫瑰发现,和中国女性相比,中国男性的两性观念,还需要进一步提升。
  
自述玫瑰,编辑:木棉姐姐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中国“剩女”的“双面人生”
 
我原本只想在北京短暂停留,学些中文,却因为研究“剩女”现象,一待就是5年。
 
这5年,我接触了很多优秀的中国女性。她们都是受过教育的独立女性,事业有为,却不得不过着“双面生活”。
 
她们的焦虑,不了解的人,很难感同身受。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玫瑰在公园的相亲角
 
小杨出生于农村,靠自己的努力,拿到了重点大学的英语硕士学位。
 
先是在几家营销传播公司工作,后来自己创业,创办了公关公司,主要为北京周边的高端酒店、酒吧、私人俱乐部服务。
 
靠自己的打拼,她现在在北京有车有房,还把父母接来同住。她花钱给老家的房子装修,供父母去欧洲旅游。
 
可是父母还是觉得有遗憾:30多了,工作已经足够好了,就不能多考虑考虑结婚生子吗?
 
为了缓解家人的焦虑,小杨尽管工作繁忙,也还是抽出时间去不断相亲。
 
公务员、芭蕾舞演员、学者……喜欢的不喜欢的,她都去见过。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可是母亲的焦虑却不减反增。
 
有一天,她登陆QQ后,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
“我认为这有点过分,因为我们从没见过面……走向婚姻的爱情一定是自然而然产生的。
 
留言来自一位没聊过几次的男青年,她觉得莫名其妙。
 
后来她才发现,妈妈竟然擅自登陆了她的QQ,给对方发了一段求爱信:
“你已经深深地打动了我,我的梦想就是和你组成家庭,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小杨哭笑不得。
 
看着小杨年龄越来越大,妈妈避婚的言论也越来越露骨:
你都34岁了,怎么还能保证健康排卵呢?
 
小杨也不是没追过别人。她还在自己举办的商业酒会上,特意邀请了心怡的对象。酒会上,男生玩得很开心,可是回去以后就再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她忍不住找对方询问原因,对方解释地也很直白:
“当看到你身穿樱桃红丝绸礼服,身边簇拥着许多人时,我觉得你很不安全。
 
那次酒会,是小杨事业的一次高峰,却是感情的一次低谷。
 
她也知道长辈的催婚都是出于关心,但是她真的不想再勉强自己,她觉得精疲力尽。
 
她只希望未来能找到一个不会被自己事业吓跑的男人,共度一生。
 
不只是小杨,还有耶鲁大学毕业的马琼,她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可一毕业,父母马上催她去约会,而且不限条件,就怕她成为“剩女”。
 
还有我的中文老师张敏,父母希望她回家工作,她却想在北京闯荡。僵持很久后,她和家人达成协议:30岁之前回家结婚。
 
她们都在北京拼搏,各自精彩,也各自焦虑。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她们从小被规训
 
她们给我的感受,和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一样:反差。
 
北京经济发展很快,但路边仍然有卖白菜的大叔;有高速运行的地铁,也有供大爷遛鸟的胡同。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看到这样强烈的对比,我瞬间理解了中国两代人在婚恋观上的巨大冲突。
 
年轻人想的是体验精彩生活,而父母想的,却是让她们找一个靠谱的人,过安稳的日子。
 
其实,这样的冲突并不是中国特色。早在四五十年代,美国女性也经历过。
 
那时二战刚刚结束,很多男性战死,男少女多。那时候,美国女性也被父母教育,赶快找个英俊的男生嫁了吧,剩下来的人脑子都有问题。
 
过去,美国杂志也非常热衷于教育女孩如何谈恋爱,劝告她们和男生约会的时候,要多听少言,要让男性有被重视的感觉;不要谈论经济和政治,要涂口红和指甲油,要表现得可爱。
 
这很像中国现在的“撒娇”文化。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大S在综艺上撒娇,除非老公给她剥虾,不然她是不会吃虾,当时引发全网热议
 

 
中国人民大学教情感心理学的一位教授曾经告诉我:
“如果一个中国女人不会撒娇,就不可能找到男朋友。

教授还说:
在中国人口众多、竞争激烈,他们常常在事业上感到迷茫、无助,要出人头地很困难;这时候,女人如果能对他们撒娇,恰好可以满足他们在工作中缺失的被尊重感和被需要感。

在这种必须“服务男性”的观念下长大的女性,很难享受自由。
 
即使她们后来获得了长辈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成绩,却仍免不了因为变成“剩女”而感到苦闷。
 
可是,生育和工作天然具有冲突性。
 
我妈妈那一代美国人大部分没有工作,全职在家。我妈妈保留了工作,但是她比现在的中国女性还辛苦,因为在美国,上一代根本不会帮忙带孩子。
 
同一个世界,同一种焦虑,中美都一样。
 
只是,有的人在焦虑中妥协了,有的人,还在焦虑中挣扎、对抗。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中国男性的缓慢觉醒
 
当我感受到中国“剩女”焦虑的时候,我听说中国有3000万光棍,我很高兴。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那时候我就想,是不是可以把他们介绍给我的“剩女”朋友?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在中国的落后地区。
 
在中国,“剩女”和“剩男”产生的原因,迥然不同。
 
单身女性往往是因为经济独立、不依赖婚姻,所以一直单身;但“光棍儿”的产生,主要是源于工资不高,没有受到好的教育等等,很可怜。
 
可是,尽管他们的地位在弱化,观念却很强势,他们仍然希望找“听话”的女人,不希望妻子比自己强大。
 
一个35岁的中国投资银行家告诉我说:
 
中国男人希望妻子像原味酸奶,可以随意调味。
 
他自己的妻子就是“原味酸奶”,虽然不太聪明,没什么主见,但是他喜欢她,因为她容易掌控。
 
美国在上世纪50年代,主流的观念也类似,流行男主外,女主内。
 
但后来发生经济危机,很多男人失业了,挣不到钱,但做着教师、护士工作的美国女性,却仍然有工作,这大大缓解了男人的压力。
 
美国男人开始接受,有个能干的老婆也不错。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在中国,类似的变化也在发生,只是比美国更难,因为中国男权的历史比美国要长;
 
再加上中国的父母很强势,进一步降低了结婚比例。
 
对于辱骂30岁女性不结婚丢人的那位男士,我觉得他应该不太聪明。
 
他不懂得自己思考问题,他一定是从小受长辈观念的影响,长辈说女人30不结婚就是丢人,他就不加思考地接受了这个观念;
 
他自己没有结婚,但是又渴望婚姻,所以只能把这种压力转嫁给女性。
 
或许这位男性是想让单身女性快点嫁人,这样他还能多一些机会。
 
不过,很显然,那位女性不会看得上他。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而她们,已经影响世界
 
相比之下,中国女性成长速度早已让世界瞩目。
 
中国职业女性的GDP贡献率是41%,位居全世界首位。早在2016年,北京就超过纽约,成为世界亿万富豪之都,原因就在于,白手起家的中国女富豪越来越多。现在,全世界124名白手起家的女亿万富豪中,中国人就有93位。
 
当女性的学历、薪水、工作能力都不低于男性的时候,女性势必不再依附男性。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俞飞鸿讲述单身现状,引发女性共鸣

 

在中国,我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单身女性,她们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地在打破社会对她们的“刻板印象”,活出自我。
 
无论这是否意味着自己能够决定在哪里学习、学什么、同谁结婚、是否结婚,或者决定是否生儿育女,实现自己的理想,至少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勇敢地探索更加丰富的人生。
 
 
采访100名“剩女”后,美国女记者撕开了中国男人最后的伪装
后记
 
玫瑰的分享,让我想起先前看过这样一段话:
 
曾以为这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在一起终老。
 
高质量的单身,胜过低质量的恋爱,更胜过痛苦婚姻的捆绑。
 
无论何时何地,希望每一位女性,都能始于自我,忠于付出,陷于幸福。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