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喂,到哪了啊,阿能快点啊,我在92肯德基这边等你

今晚去哪个吧啊?

哪边人多去哪边吧

 

「来,潘西,伸出手来」

 

存包手牌拿好,你以为拉手啊?

 

「存完包往里走」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那几年的1912,玛索隔壁是就是棒棒糖,楼下把到妹的都得带上去唱唱歌,无非就是摇骰子和十五二十十五。舞池里见得最多的一定是来自南艺的男生,他们永远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和跟不上拍子的舞步,他们一直以身高优势扫视目标,但他们身边确实有好多姑娘

 

乱世佳人里边全是黑鬼,好不容易看着一个跟你差不多肤色的人,哥们儿来自哈萨克斯坦,完全语塞,比手式也不合适吧,瑞琪小杆子多,潮人中国人最多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那个时候,你觉得姑娘怎么都那么好忽悠呢,几杯酒再加一根棒棒糖就能带走,一回头脏辫老黑就和姑娘亲上了

 

你说角落里抽烟的白T恤小杆子怎么那么好看

 

咦,怎么还有一说话就会脸红的潘西来蹦迪呢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在里面认识的当晚都会加微信,聊了几天删微信是默认的规则,能干嘛的当晚就干嘛了,磨磨唧唧的一定是想玩却不敢玩的,手拉着手下舞池的姑娘一般是喜欢抱团不好带走的,甩头最凶的一定只是为了自己娱乐,左顾右盼的就是在等待被撩

那个时候也是小鲜肉,喜欢穿着白衬衫,和一群小伙伴在一起,常常被误以为是男模或者营销的尴尬

1912长江后街有着全世界最纯情的夜店无疑了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舞池里永远拥挤,长得矮的会缺氧,又爱又恨地挤在一起的闻各自的汗臭味,你爱和朋友拼命挤那个很窄的舞台,跳着你认为最in的舞姿,挥舞着你那短粗的胳膊,抖着不利索的腿,hold住了整个冒着白气的场

 

休息的间隙还有长得像陈冠希的南体帅哥和你玩give me five(击掌欢呼)

 

累了出门透口气,互相不认识也能借个火叭两口烟,聊的来的在进去喝两杯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你说「再也不熬夜了」

 

第二天熬完夜大早上找了个喝粥铺等宿管开门

 

那时候大冬天光着大腿的南大韩国女生可真好看啊

那时候喝完酒去老王馄饨摊喝完馄饨的满足

那时候喝着假酒却还喝得那么开心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你说再也不喝酒了

喝完酒那种悔恨那种自责,早已把前一天晚上南京都是我的抛到脑后,不喝了,不喝了,再也不喝了

朋友一条讯息「今晚蹦迪去么」

 

你抱着手机兴奋了30秒,但是又马上回复「哎呀,好不容易休息了,不去了,戒了」欲拒还迎?虽然上班使我疲惫,但还是要享受放纵的滋味

 

你们再次来到了92,对比自己小的潘西小杆子们评头论足

 

「为什么这么多整容脸啊」

 

「他们穿这么点不冷么」

 

「怎么那么多二次元!」

 

「我们等人多了再进去吧」

 

「要不我们下次去太阳宫欧拉live house吧」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你终于知道,围绕你身边的已经不是美艳独立的姑娘和喷嗷嗷香Blue De Chanel的鬼佬,而是下了班就赶过来的油腻商务男,叼着烟的浓妆妹

 

DJ打的碟居然还有3年前的歌

 

你知道,92算是废了

你们叫了辆车,转战凯瑟琳,在MIU里嗨到忘记了自我,又去到胡桃里感叹一下光阴的流逝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再后来,朋友又一条讯息

 

「今晚去蹦迪么」

 

你裹紧了一下棉被

 

「不了,还是床更喜欢我」

 

「我去了第二天就废了,熬夜后要一个星期才能复原」

 

「我明天还得去和同事聚会呢,健康局」

那些年陪你在92蹦迪的90后都去哪了?

你知道,你好像怎么也找不回当年的好奇与兴奋了,是黑方也好Mojito(莫吉托)也好还是伏特加,都再也喝不出当年的口感

 

都人间蒸发了,再也回不去的从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