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约炮滚床单不带套,享受一层层扒下不认识的人衣服的快感。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如果说KTV总是和热闹

快乐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

那么我相信

酒吧的修饰语应该是暧昧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去酒吧

因为酒吧里的风景真的很诱人

酒吧里最靓丽的风景线

是那些打扮的

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女人

 

 

饶饶,你也许经常能在蹦迪场子外看到她。

顶着绿色的一头乱发,妆也许不浓,口红一定是姨妈红,可能因为抽烟,中间的地方会稍稍淡一个色号。

不知道是酒精还是什么违禁品的关系,她眼圈漆黑,脸颊发白,一双眼睛过分明亮。不喜欢穿内衣,所以你可以在她醉酒摔倒的刹那,看到她胸前白得晃眼的大白兔。

 

因为总有傻逼觉得打扮习惯轻佻,对性的态度也会是轻佻的。

但她一点都不好睡,为了打炮像苍蝇一样凑过来的无趣男人,基本都被她喂了屎。

不过饶饶是会约炮,她的说法是:

可以没有男朋友,但不可以停止恋爱。

她的约炮是基于能聊到一起,能玩在一起。但她不爱忠诚,就像《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萨宾娜一样,对世俗的背叛,让她获得向任何一个方向前进的权利。

她喜欢掌握身体的这份权利。这份权利,像箭一样射向自由,让她消失了形状,变成了美丽得近乎残忍的模样。

对饶来说,滚床单不再是女性被动“献身”,也不是什么女人对自己身体和性欲望的自主把握的女权概念,单纯自是“千金难买我喜欢”的洒脱。

她的生活五颜六色,不缺烦恼。她喜欢各种男生,享受一层层扒下不认识的人衣服的快感。

那些撩人的步骤和一语的投机,

就可以让她展开笑颜分开双腿。

毕竟,上一次床,只需要一点点荷尔蒙,而爱一个人,需要有激情,恒心,毅力,等等这些啰里八嗦的东西。而人类,永远是避重就轻的那么一种动物。

 

她没有什么难过,这世界是她的狩猎场。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今天要说的故事就是和约炮有关,你约炮带套吗?

 

 

 

和朋友漫咖啡喝下午茶,他89年出生,自己嚷嚷早已迈入中年人的行列,当初年少轻狂也没少玩,可是那时候可没这么乱。不过就是多谈几段恋爱,没听说谁得了什么病,不像如今的一些小孩儿,蹦迪就是社交,约炮成了日常,不带套也无所谓,一起打气一起嗨。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聊到这个话题是因为一个小妹妹得了梅毒,她发现得病已经是三个月以后的事儿了。之前总觉得不太舒服,起了几颗小硬茧子,没来月经却有小血泡,自己百度了症状,查了各种性病,妇科病,可不敢去医院确诊。后来实在耗不住了,去了趟医院,妇科医生说:“要么你去皮肤科瞧一瞧?你这可能得去那查查了。”姑娘一脸蒙逼的又跑去了皮肤科挂号,医生让她脱了裤子,没几秒就跟她说:“我怀疑你得了梅毒,去验个血吧。梅毒和艾滋都要验。”

验血的结果要第二天才能出来。小姑娘一夜都没睡,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折腾。拿着手机把百度都要翻烂了,梅毒能不能治好?艾滋能活多久?传染途经是什么?应该如何配合治疗?甚至想好了身后事,和父母怎么交代,和男朋友如何交待,信用卡有多少账单没还,别死了死了再给爸妈留下负担。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第二天的早上十点,在她刷新医院检测报告的第100多次以后,终于刷出来了信息:梅毒1:64,艾滋》1,这意味着梅毒确诊,幸好没患上艾滋。姑娘觉得如释重负,幸好啊,梅毒不死人的。配合治疗就好了。

医生和她说:1:64已经很严重了,梅毒二期的症状,说明得病已经至少三个月了。顺带着头一天在妇科检查出来的生殖器疱疹也要跟着治一治。小姑娘想了很久,三四个月以前,的确和三个男孩睡过,都没带套。两个认识很久了,一个还在朋友圈里活着,看起来都不像得过病的样子啊,到底是谁呢?是那个看起来一本正经却总出来泡妞的骚哥哥?还是那个总去东南亚玩的大个儿,或者是一起蹦迪过几回的留学生?她分析不出来,直到医生提醒她,治疗梅毒后,体检报告上梅毒这个检验里有一个值会一直很高,一辈子都能被人知道你得过病的,她气的忍不住骂了一句:“草她妈了个逼的。”

她咬着筷子和我还有那位89年的小哥聊天时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大家都这样。我一共也就这么一回放纵了。凭什么我就得病了?也太惨了吧我。诶呦,倒霉死了。要去庙里拜拜才行了。”

我认识很多这样的小女孩,还没日落就开始在朋友圈里呼朋唤友:今晚谁在92,猪温还有人?今晚谁在 miu?开个卡几个人aa,或者有大哥哥在更好,不花钱的满场蹦,满场飞。蹦嗨了看对眼儿了就睡一睡,剩下的凌晨回家,聚在一起继续点了外卖开始喝,喝嗨了,送一箱气球打气儿,不犯法但是比大麻嗨。

性其实真的是一个很美好的事,可因为我们的忽略导致它成了一件很可怕的事。罗曼罗兰原先提及:“性欲的危险不在于性欲本身,而在于它破坏的结果。”忠诚,守住自我,安全,以及其他。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这些小姑娘看起来都很活泼,慢慢的胶原蛋白洋溢在脸上,她们根本不用去注射全脸的脂肪,因为年轻就是她们的资本。那是那些40岁的女人永远羡慕的年纪,可这么好的岁月里,却隐藏着暗中的欲壑。我们不难发现许多在各方面健康正常的人,其性生活却是病态的。这因为性本能原本是一切本能之中最不受组髻的一种。

 

我问那个女孩,我说你以后注意不注意了?她说:“不敢了,以后一定要带套了。诶,现在这人都太不靠谱了。”我又问她:“怕不怕被以后老公知道自己得过性病?”她眨着眼睛说:“我不能告诉。这一定得瞒着。诶,现在这人呐,也不可能带着健康证出门呀。不能说,睡觉之前先给我看看你健康证。真是烦啊。”她拎起包要走,我和朋友问她去哪,顺路送她一道。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她摆摆手说:“不用了,不顺路。一想这事我就闹心。我去小姐们儿家里打一会儿气球放松(一种极其损害大脑的气体吸入,不非法)。”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愿日后的你想起今天,不会为此而悔恨,懊恼或难过。我的生活也许没那么多花样,大多数时间是在工作,写作,看书,弹琴。但我猜测,如此单调的生活会让多年以后的自我得以成就,并且想到如今的我并不悔恨。

青春是很好的,别都用来霍败了。

陈导想说,自律往往是爱自己的最好表现

 

那个约炮不带套,得了梅毒的姑娘后来怎么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夜太黑俱乐部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nightdark.club/%e9%82%a3%e4%b8%aa%e7%ba%a6%e7%82%ae%e4%b8%8d%e5%b8%a6%e5%a5%97%ef%bc%8c%e5%be%97%e4%ba%86%e6%a2%85%e6%af%92%e7%9a%84%e5%a7%91%e5%a8%98%e5%90%8e%e6%9d%a5%e6%80%8e%e4%b9%88%e4%ba%86%ef%bc%9f/

发表评论

Are you 21 or older? 本站含有大量成人内容,裸体图片,性爱视频,进入本站前请确保你已经年满21岁,如果你未满21岁请离开。 This website requires you to be 21 years of age or older. Please verify your age to view the content, or click "Exit" to le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