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逛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

 

 如果回到一百年前的北京,

最时尚优雅的女性在哪里?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她们大概活跃在前门的胡同深处,

那是北平男子梦中的打卡圣地——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但凡有点八卦精神的人都知道,

这就是老北京最繁华的红灯区。

然鹅,今天它已经变成了这样: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只有资深的胡同串子,

才能从层叠的空间肌理上,

发现一些隐秘不宣的细节: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民初,这里至少200多家妓院,

事到如今只剩几个残破的标本。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按照一百年前的嫖客视角,

你会看到另一番别样景致: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敢来这儿消费的都是社会精英,

政客拉拉选票,巨贾谈谈生意…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这才是妓院的最高境界: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这些高档妓院的出现,

不仅撼动了民国妓业,

还撼动了整个北京城。

你猜这里当年有多厉害?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在清末民初,女人的宿命是嫁人带娃。

若流年不利,养家的男人没了怎么办?

 

 

 

 到八大胡同寻找就业机会啊。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当时北平妓业竞争异常激烈,

每20名成年女性就有1个小姐。

为了保住来之不易的饭碗,

她们拼命学习上层人的社交方式: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渐渐地,这些穷人家的女孩子,

长成了民国「真·斜杠青年」。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那么,她们会为那些达官显贵

提供怎样前所未有的社交体验?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来到八大胡同,

你当他只是下半身的动物?

不,他要的是爱情。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想撩一个清吟小班的小姐,

跟吃顿巴菲特午餐一样奢华。

 

 

她们不是随随便便给人睡的,

所以有美国学者认真地表示: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想赢得小姐姐的芳心,

从一套「茶杯礼仪」开始。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要是姑娘觉得还行…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约到一定时候,

客人就正经「做花头」,

相当于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这样才能留宿圆房。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但是问题来了:

如何吸引更多的种子用户,

为这样的天价消费买单呢?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拼尽颜值,争做京城的时尚icon,

这是一等小姐最重要的工作职责。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其实是去开老北京的新款时装发布会: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清吟小班还用最新的照相术,

把花旦包装成「民国女神」。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再拨出充足的广告预算,

积极为姑娘们涨粉蓄客。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甚至和严肃媒体玩品牌合作,

共创妓女花榜评比: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等等!这不就是

老北京的港姐选美吗?!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如此国色天香,

你敢说它只是个窑子?

这明明就是当年的: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市场在快速迭代,对一线从业者,

妓女是一份前景黯淡的职业。

年复一年,一路向下。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越到底层,

越是阴暗地带。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而她们大概早已知道:

这是一条绝路。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这绝望的时空轮回,

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1949年11月21日,

解放以后的北平,

一夜间废除了几千年的娼妓制度: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韩家胡同一带的8家妓院,

被光荣改造成为: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

 

然后变成了这样:

 

??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在北京市公安局编著的

《北京封闭妓院纪实》一书中,

详实记录了姐妹们后来的出路: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她们远离魔窟,

从此过上了幸福平静的生活。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那花枝招展的八大胡同,

也在历史的长河中,

逐渐凋零……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八大胡同淡出市民生活日常,

也远离了老北京的集体记忆。

 

 

偶尔还有老北京文化的传承者,

说起那段被人遗忘的红尘往事…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一切都过去了。

逛完老北京最大的红灯区遗址,我感觉自己是个文盲

– end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