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社交App将援交明码标价

给你的亲密关系定个价?

上面这个问题,可能并不存在于大多数人的字典里。可一旦亲密关系中某种势均力敌的平衡被打破,让金钱介入其中并充当主要成分,那么,这份关系是会变得更甜蜜还是直接腐烂变质?

2006年起,约会网站“SA甜蜜定制”(Seeking Arrangement)踏入付费建立亲密关系的灰色地带,如今已经在139个国家积累了超过1000万的活跃用户,他们直接把用户分为两类:

1、Sugar Daddies & Mommas

糖爹或糖妈

成功人士,事业稳健,经济基础雄厚;

2、Sugar Babies

糖宝

目标是结识成功人士,从约会中得到金钱。

完成这个两级定位后,“SA甜蜜定制”为潜在客户们设定了一个场景:

“在普通的交友网站,成功人士可能因没有特别出众的样貌而遭到冷遇(当然很多成功人士是才貌双全的),而魅力甜心何尝不想找到一个内外兼修、事业有成、值得依靠的宽厚肩膀?”

不用多想,糖宝们主要是大学生,尤其在学费高昂的美国,SA被宣传成一个服务型网站,给了经济拮据的男女学生们一个付得起大学学费的好机会。年轻人在搜索“经济资助”、“学费援助”等关键词时,SA的广告便会弹出。

在美国,大约有300万大学生在SA注册,“大学生是最大的糖宝群体,所占比例一直在增长。”网站鼓励糖宝们用后缀为.edu学校邮箱来注册,省去了审核身份的麻烦环节,系统会自动把.edu糖宝用户的免费基本会员资格升级为高级会员。SA甚至根据注册邮箱列出过一份20所糖宝大学排名,当时排在第一位的是纽约大学。

号称打破传统的约会构建模式,扒开看不过是披着“互联网+”外套的援交和包养罢了,而这只是当今打着擦边球的软色情网站之一,提供同类服务的国外网站至少有六个。他们的用户故事,直接反映了婚恋市场上分别占有绝对优势的两极如何相互角力:一边是用钱砌出来的中年欲望,一边是青春的面容与身体。

 

 

“我想找个

没被生活污染的女孩”

· 我是 男性

· 注册成为 成功男士

· 我对 女性有兴趣

70岁的杰克是一个SA上的糖爹,杰克不是他的真名,只是他在网上购买陪伴和性爱时所用的身份,在SA的资料中,他描述自己:67岁,学士学位,离婚,钻石用户(年费2400美元),年收入在100万美元那档,净资产为五千万到一亿美元。据称网站会验证付费用户的年收入和资产净值,并在站内搜索结果中提高他们的优先级。

他每周约SA上的年轻女孩见两次面,每次花500美元,附赠豪华晚餐和购物。SA上的体验显然令他满意,与传统的花钱约会不一样,他在这里约到的是一群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女人。

“我只约25岁以下的女人,但是我不可能跑到一个酒吧去找个25岁的孩子,别人会以为我是个变态。我更喜欢SA上的大学女生,她们要还的债是学生债务,算起来我帮助了她们,这对双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他头发花白,约女孩见面的房子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一个月房租两万美元。

另一位,姑且称他为D,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兼CEO,净资产超过五千万美元,常驻纽约。离婚后,重新回到婚恋市场的D发现,他无法接受传统的约会了,或许是因为他已经五十岁(他自认为看上去大概三十八),在普通约会中没什么优势,长期出差也让他无心维持一段关系,于是他注册了SA,“想遇到还没被生活污染的女孩,这是唯一的途径了。”

他在SA上约过三个女孩。第一位非常直率地说可以上床,给钱就行,他反而觉得不自在,“不,至少要有点感情吧。”

第二位,邻家女孩型,她需要钱,也愿意投入一些感情,据D说,这个女孩两个月后就不要他的钱,只要感情了,那为什么还分手呢?因为年龄差距。“我和她以及她的朋友一起吃饭,有人窃窃私语,谁带了爸爸来啊这种话,我没什么感觉,但我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回来她说,她还没为这种关系做好准备。”

第三位在他口中是个拜金女孩、危险人物。谎称自己多么多么爱金主,钱、礼物、免费旅游和机票,她全都能要到手,当D的真实信息全都暴露时,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他还不知道。D在这三个女孩身上花了20万美元,其中九成给了第三位,现在他不太信任这类甜蜜约会了,“女人想离开太容易了,除非经济上急需用钱。”


“为了让儿子过得更好,

我找了个金主”

· 我是 女性

· 注册成为 魅力甜心-寻找成功人士

· 我对男性有兴趣

“我并不在乎自己的物质生活,但我觉得我儿子需要。”

三十岁的单身妈妈K有个六岁儿子,她注册SA的目的是希望能为儿子提供更完美的生活,他们不缺钱,所以一开始她就明确在资料里注明不会发生性关系,最初几周,没有任何人联系她。她就研究别人的自我介绍,学会了包装自己,随后遇到了六十岁的O,“他很礼貌听说我有儿子也没有吓跑”,现在O是她的唯一金主,一个月见面几次,平时线上联系,以陪伴的方式获得金钱,儿子只知道有个神秘的圣诞老人改变了生活,但这种关系能稳定保持多久、金主到底有多少糖宝?她不知道。

对糖宝来说,她们被索求的要么是陪伴,要么是性,或者两者都会涉及。

泰勒就读于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五月的一个星期天早上,22岁的她离开公寓,踏上火车,去见一个在网上认识的男人,她和室友约好保持短信联系,以确保自己的安全。火车到站,一位自称42岁但看上去不止这个数的男人开车来接她,他们来到一座大房子里,男人换上泳装,她给男人的背部涂上防晒霜,触摸到的皮肤松弛、有褶皱。

这不是一次普通约会。一个月前,泰勒和室友的未付学费和逾期账单达到了一万五千美元,她们将“学费”、“还债”等词输入谷歌,一个叫SA的网站跳了出来,她注册了ID为泰勒的账号,一步一步,最后来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卧室,衣服被脱下。

事先没有约好价格,不过等她回到学校时,口袋里多了350美元的现金。

SA上的糖宝们通过性或者陪伴交换金钱,但不会直接和金主在网站上谈价格,这都是见面后才会发生的。女性把SA上的援交活动视为临时兼职,一种在困难时期采取的权宜之计,社会学研究者发现,“这些大学女生并不认为自己是性工作者,但是直接从事性交易的女性往往也不认为自己是妓女。在心理上划分出这条区分线很有必要,但是实际生活中,这是一条相当模糊的线。”


 

 

“她看见我的iphone碎屏,

没等我开口就给我买了新的”

· 我是 男性

· 注册成为 魅力甜心-寻找成功人士

· 我对女性有兴趣

并非所有的糖宝都是女孩,求包养的年轻男孩在SA也有人预定。曾有媒体采访过那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糖宝男:

B男,26岁,SA伴侣48岁,约会一年半。B和同龄女孩相处不顺,“我们这个年龄的女孩整天盯着手机,而我喜欢更深入的对话”。糖妈是个美食家,从头到脚都精心打扮,B向往“成为她奢侈生活的一部分”,两人的约会重头在吃上面,比如花四个小时品尝不同的鱼子酱,约会费用都由女方出,每月再给500美元到1000美元的生活费。

B认为性是他们关系中普通的一环,重要的是亲密关系,心情好时,就会做爱,“我们两个人都觉得彼此吸引,所以睡得很多。”当然,外出时免不了被盯着看,“我发现社会上不习惯看到年轻男孩和年长女人的组合,不过我们很快进入自己的小世界,没有被好奇的目光打扰到。”

C男,28岁,SA伴侣44岁。C在大学里看到朋友加入SA后,可以享受原本负担不起的精致生活,于是也注册了。没有固定的报酬,约会费用同样女方出,给钱送东西,比如“她看见我的iPhone碎屏,没等我开口就给我买了新的”。C只接受一对一关系,所以在糖妈之外没有其他约会对象,因为“她的经济能力只是增加了吸引力,她本人没钱,我也会喜欢上吧,又漂亮又聪明,我太幸运了”,在这样的关系中,C只有一个想法:

“带着开放的心态,准备好被女人推倒。”




“受过MIT教育的皮条客”

SA上当然也有同性向的定制约会,但数量非常少。一个网站的运营逻辑里隐藏着创始人的基因,而SA的创始人——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就是个梦想约到年轻女孩的糖爹,SA的一切,都是基于他的幻想而产生。

韦德是新加坡华人,自小在虎妈严厉的教育下成长,犯一点小错,便会遭到暴打,性格内向,接受过演讲训练却无法在喜欢的女同学面前说话,“少年时代,外表就是一切,我没有任何机会,害羞且孤独。”

大学来到了麻省理工学院(MIT)学物理,并于21岁时成功吻到了一个女孩……看到那些英俊的男孩一次又一次换了床上的姑娘,韦德在想:什么时候我能得到爱?估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多年后,CNN给他打上的标签为“受过MIT教育的皮条客”。


布兰登·韦德(Brandon Wade)

“在我的整个人生当中最痛苦的事情就是那些失败的约会。我妈总是说,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有钱了,自然有很多选择。”

他觉得妈妈的话有道理。从MIT毕业后,韦德的薪水有六位数,可是羞于表达自我,令这份资产的作用难以发挥。事业顺利,高职高薪,情路坎坷,求爱不得,韦德创办了SA的网站,让他这样的有钱男人能找到漂亮女孩,买到一份定制的甜蜜,在宣传页上,他配上了自己的情感金句:

“爱情不过是

穷人发明的玩意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