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志祥的行为在男生眼里是什么样的?续篇

 

看完下面的回答,发现有一些男生表示羡慕,一些男生纯粹觉得牛逼,还有一些男生觉得见怪不怪,毕竟娱乐圈。

然而,很多女生却因为代入感太强,觉得三观炸裂,这跟以往一有明星的婚恋丑闻,就有很多人哭着喊着“再也不相信爱情”类似。

但是,罗志祥作为过度垄断资源的明星,是不具有太大的男性代表性的。他在两性关系中是处于绝对的强势地位,就像马群中拥有跟雌马优先交配权的头马一样,甚至,会有大量的异性往他身上贴。

相比之下,中下阶层的男性在两性关系中是处于相对弱势地位,需要频繁主动,约会买单等等。不信你看看他们在陌陌上聊多少个才能成功一个。

此外,罗志祥只是一个单独的个体,他的行为不能代表整个男性群体。

哪怕他忠贞不二,这个世界也可以有很多男生出轨约炮;哪怕他私生活极度糜烂,大部分男生也可以对女朋友忠贞不二。

在两性关系课题中计算样本时,罗志祥和其他男生占的权重都是一样的,充当分子时不会自动乘以他的粉丝数。

前几天在公众号上写过关于明星为何成为大众爱情信仰的文章,借着这个回答也贴过来,让大家对于这种文化是如何不知不觉起作用,有稍微深入一点的理解。

另外,还写过为什么蒋凡妻子貌美如花,还疑似出轨张大奕?与此类似,也可以窥见男性对于精英人士占有丰富性资源现象的看法。

1、

人是需要信仰跟神话的。前现代社会,宗教、口耳相传的神话就是信仰的来源。正因为如此,古代的皇帝才热衷用神话包装自己,史书说刘邦是她母亲跟蟠龙所生。

但到了一百年前,袁世凯在浴缸里放了金鳞,希望让人们以为自己是金龙化身,洗澡时掉下了金鳞片,就引为笑柄。

这说明,科学昌明的时代,带有玄学色彩的神话,对民众已经不起作用了。

上帝死了,大众媒介充当制造神话的梦工厂,明星就是包装出来的偶像。idol一词的意义,包含了偶像、神像、图符、崇拜物等等。很明显,和前现代意义的偶像能指,发生了关联。

人们不再相信上帝、神话及传说制造的传奇,于是便从有超出常人力量的真人身上寻找传奇。毕竟,那一切真实发生的事情(看起来)。

电视剧、日常新闻,以及名人的奇闻逸事,都是一出实现梦想的媒介通俗剧,有一套迎合观众的议程设置。

像连续剧里的霸道总裁爱上傻白甜,便是一种满足乏味日常的大众神话叙事。

不识字的打工仔奋斗成亿万富翁的故事,同样是商业社会的逆袭神话。

于是,事件本身物质属性被抽离,符号成了人们消费的主体。

有一位学者曾经精辟地总结了这种现象:谁人不知亨利·米勒、阿瑟·密勒、海明威、金斯伯格、克鲁亚克。不过大众对他们的了解并非源于对他们作品的阅读,而是来自于大众传播媒介对于他们耸人听闻的报道和道听途说。这些作家在大众中的知名是因为他们与丑闻和传奇联为一体。


米勒出名是因为他像英国作家劳伦斯一样,以性为表现主题,而激怒了美国审查制度,作品在美国遭禁30年;阿瑟·密勒因上世纪50年代同情gcd被列入黑名单、投入监狱而成为英雄人物;海明威则因生活经历的传奇色彩浓烈、稿酬高得吓人、而成为世人所看重的大人物;而金斯伯格和克鲁亚克出名则是因为他们反传统、反文化、反平庸生命,是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的代表人物。

这就是发生在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消费现象,人们消费的东西,远远超出明星的作品,更多是一个欲望、信仰和梦想的符号。

正因如此,大众媒介在传播偶像奇闻逸事的过程中,总会通过一厢情愿的剪裁加工迎合观众。

《我是余欢水》里,余欢水误诊为胰腺癌后,没有勇气寻死,刚好遇到歹徒持械和路人发生冲突。于是,他一方面勇斗歹徒,一方面希望借助歹徒的刀痛快死去。谁知道误打误撞,在警察到来时将歹徒制住,成了身患绝症勇斗歹徒的英雄。

本来,医生确定余欢水误诊后,闹剧就应该结束,但电视台的编导却要求余欢水继续演下去,不然这一场神话就变成皇帝的新衣。


这说明,观众需要一个英雄,余欢水不过是一个被绑上神坛的符号而已。

2、

同样的,观众需要一个专一的、天长地久的爱情神话,东窗事发前的罗志祥们便走上神坛。

而在这个过程中,媒体并不需要太多的弄虚作假,只需要进行有偏向性的剪裁即可。

“爱情长跑九年”就是一个极度吸引人的神话,现实中能够一段感情谈九年的,本身就屈指可数。这样一段稀罕的主题故事里,还可以塞入“微博仅关注女友一人”等等素材。至于媒体也许早就知道的泳池趴体、裸聊,甚至“多人运动”,在未被曝光之前统统可以当做不存在。

而这种神话,永远都会有市场,一个好男人倒下了,资本和媒介还可以扶千千万万个好男人起来。

所以,明星有没有义务满足我们对于爱情神话的信仰?绝对有。

前面说过,我们对明星的消费,远远超出他们的作品。甚至可以说,那正是他们获得夸张溢价的来源。

有多少人没看过乔丹打球,却知道他是打篮球的?张国荣死后,他的粉丝越来越多,所谓“后荣迷现象”。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承载着跨性别的符号意义。至于刘德华,可能比国家领导人还出名,你我奶奶都听过他的名字。

这种路人、路人粉多过真爱粉、资深粉从而让自己家喻户晓的影响力,是通过大众媒介不可思议的传播能力产生的。

正因如此,明星配合观众的信仰,演好自己的人设,其实是一种默认的契约,跟旧时代的人们花钱去戏院看戏,没有本质区别。

去年王源抽烟,违反了北京室内不允许抽烟的规定,引起了轩然大波,也严重影响了他的商业价值。很多粉丝失望地说“你学坏了”。


为什么其他明星抽烟,粉丝却视而不见呢?因为王源的人设就是干净的乖孩子,有很多姐姐粉、妈妈粉。她们将心目中完美的弟弟、儿子形象投射到王源身上。王源破坏了这份默认的契约,当然要付出代价。

你也可以看到,很多明星一旦言行不如粉丝预期,粉丝便会嚷嚷着脱粉甚至转黑。他们喜欢的不是偶像本来的样子,而是他们期望的样子。

3、

但是,明星有没有能力满足观众对于这种神话的期待呢?几乎没有。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2008年奥运会,刘翔因为跟腱断裂,预赛就退赛。一些极端的观众说,他爬都要爬到终点,不能丢国家的脸。

2012年,刘翔再次跟腱断裂。这一次,他真的如观众所愿,单腿跳到终点。


观众的这种期待,其实是把刘翔当作超自然力量的英雄,再加上东亚儒家文化对于英雄为集体牺牲的诉求。

但是,关羽、武松、鲁智深、阿喀琉斯、赫拉克勒斯等英雄,都是人们根据历史、现实生活以及个人意愿任意裁长补短,加工产生的传奇,而刘翔本身血肉之躯,只有一定程度超出凡人的力量,但却无法超出凡人的极限。

同样的,我们对明星很多神话的期待,本身是反人性的。但是,他们所处的却是一个高度资本化,要求他们一举一动都算计到骨子里的环境,恰恰将人性暴露地淋漓尽致。

正因如此,他们看起来梦幻瑰丽的婚姻、爱情,背后可能都有资本的力量在推动。

设身处地地想想,你一个普通人谈恋爱、结婚,都要考虑对方的年龄、家境、学历、职业,人家的每一个决定可更是牵扯到几百上千万的金钱,怎么可能轻易就迎合你关于童话爱情的期待呢?

放到台面上炒作的往往不是真爱,反倒是地下进行的才是真爱。


并且,明星虽然知道被符号化是名声的来源,但只要有机会,他们便要想方设法逃避这种商品人格,回归自然人格。

这便是他们频频人设崩塌的原因,哪怕冒着一夜间蒸发八九位数的金钱,甚至永久失去饭碗的风险,也要铤而走险。

因为,这是人性。

你当然不能将信仰寄托到一个跟你一样,有血有肉的人身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