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最近在新西兰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一中国大爷在当地泳池的更衣室,觉得一外国小男孩很是可爱,于是友好地弹了下男孩的小鸡儿,被一旁看呆的父亲大声警告。

但大爷没听,依旧我行我弹,于是男孩父亲果断报警。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最后在法庭上,法官以“文化背景差异”宣判中国大爷摸der*无罪,但这位大爷得赔礼道歉,赔偿男孩一家1000新西兰币。

der:华北平原方言,泛指男性生殖器

看到这,我低头摸了摸自己皱巴巴的裤裆,不禁感叹中华男性鸡儿们的成长,总是伴随着快乐和忧伤。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神州大地上,摸der绝对是我国性文化中的奇观,没有被弹过的小鸡儿根本称不上是一根本土的小鸡儿。

大多数年轻女性对摸der概念一片空白,历史虚无主义的倾向,让她们觉得这是在平行宇宙才会发生的现象: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但看不见的不代表不存在。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少,无论他来自城市还是乡村,都有过被弹小鸡儿的经历。

严重者被弹成巴浦洛夫的狗,一看到施暴者就会下意识的护住裤裆。

这种表达爱意的弹der,绝非蛮力式的大力出奇迹: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而是蜻蜓点水般,温柔的用弹烟灰般力度轻松弹拨: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或者像女性主义者加藤鹰一样来回拨弄挑逗,配合逗狗时发出的“啧啧”口技: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弹der是每个中国男人秘而不宣的往事,一箱大绿棒子下肚,我总能记起那个疼痛的下午:

那是在鱼龙混杂的菜市场,母亲把我寄存在卖柴米油盐的大爷地方,让我和流着哈喇子的小孩玩。

没过多久,大爷起身,从桌子后慢悠悠地朝我们走来,呵斥我们乖乖的在沙发上安静坐好。

然后他抬起摸过香油瓶的黝黑油手,伸出布满褶皱的两根手指,开始不停地拨弄我们的小鸡尖儿,边弹边用宁波话说:

“小赤佬,篓子交关翘嘛。(小鬼,小鸡鸡很翘嘛)”。

接着大爷又开始轮流盘我们的蛋儿,能感受到蛋与蛋在互相搅拌,直到下体红肿。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在洪水般涌来的羞愧感中,唯一尚存的理智让我寄希望于母亲,希望她能帮我好好教训下行为不端的糟老头。

想到她听完我的经历,从自行车前座扭头一笑说:

“傻儿子,爷爷这是喜欢你才弹你小鸡鸡呢。

我生机勃勃的童年,就这样被大爷弹死在8岁。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作为女孩,你永远不知道男孩的小鸡儿会经历哪些磨难:

有的大妈会在小孩鸡儿的空气上方,用力做出假动作反手弹击,虽然未触碰到鸟儿,但足以吓得下体一激灵;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还有的大爷会让孙子骑在肩上,逢人便将孙子的鸡儿放嘴里,利用高超的口技弄出清脆的风铃声,俗称“吃辣椒”;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网友分享了自己小时候被带到女浴室,然后被年轻女孩们轮流摸der的经历,得不到女同志的青睐,得到了都是伤害。

就算是铁鸡鸡也承受不住姐姐们轮流的弹击,但弹不断的只会让它更加强大。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但从语气却看出这位兄弟十分享受且骄傲

 

男儿有鸡不轻弹,但只有迅猛的敲击,才能产生锵锵的旋律。

比如《锵锵三人行》里的窦文涛,也无法逃脱弹鸡魔爪的制裁:

他说从小长大的胡同里有个老太太,摸der技巧极其高超,小孩的鸡儿她能坐胡同口玩上一整天,导致窦文涛心理创伤,一看到老太就撒腿就跑: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谁也受不了小鸡儿给人玩上一天啊!

 

现实之中,亲戚朋友们为了不让你的童年留下遗憾和懊悔,尽可能抓住了一切摸小鸡儿的机会:

或刚出生,或吃满月酒时,来贺喜的亲戚总会围着男童聚众弹小鸡儿,弹的当事人七荤八素;

有的老人抑制不住喜悦,会直接上嘴,下体当场天翻地覆。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鸡你太难了,摸摸

 

就算是文艺作品也无法回避对摸小鸡儿的演绎,往往打动人心的现实主义题材,都会带着一股子市侩味:

比如扎根于香港本土的《喜剧之王》,星爷闲的无聊逗小孩弹小鸡儿的画面,成为中文互联网中最早“弹鸡鸡”的符号,你可以用它来弹版主,弹群主,弹朋友。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当年的时代滤镜中,没有人觉得弹鸡鸡不正常,社会中不会出现道德批判的声音

 

如果你觉得千禧年前的《喜剧之王》太过遥远,文明总随着时代在进步,那在去年的《我不是药神》中,银幕摸der再次出现: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为了表现市井感,徐峥帮儿子搓澡时也弹了下小鸡儿

 

并且你会发现摸小鸡儿的传统,绝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辐射亚洲,韩国也同样普遍。

2014年的韩国喜剧《奇怪的她》中,一段吃鸡假动作的镜头,已经突破了文化、语言的隔阂,让亚洲观众都会心一笑: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气得孩子她妈直瞪她,于是她就把“空气辣椒”乖乖放了回去

 

这么看来,弹小鸡儿并不是什么子虚乌有的稀罕行为,而是遍布大江南北,是男性成长道路必经的站点。

但一项无法被现代化进程所净化的行为,必然有它的奥秘。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一切摸der行为的最终根源,简单明了,就是来自人类最原始的生殖崇拜。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男性生殖器的古老宗教和文化,诞生了一批批伟岸的神像和图腾

 

追朔到原始社会,一根健硕的鸡儿是人类繁衍生息的保证,因此世界各地对至高无上鸡儿的狂热都是一样的: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韩国的生殖崇拜主题乐园

 

根据出土的文物推测,原始人类以鸟纹象征男性生殖器。

并且根据外形和鸡脖的相似,而阴囊也像鸡的肉垂,因此“小鸡鸡”的隐喻叫法一直得以保留。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小鸡鸡的叫法生动形象,全国通用

 

在东方传统的文化熏陶下,对生殖器直呼其名会显得粗鄙而下流,但又不能当它不存在。

因此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叫法,比如四川人爱叫它“锤子”,港澳台称之为“细佬”。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不要问锤子手机在四川为什么会卖得不好

 

尽管人类对生殖器的狂热随着文明进步而不断淡化,但仍然这种思维方式就像被编写在基因里一样,成为了难以破除的印象。

直到60年代,重男轻女依旧是国内的主流思想:

鸡儿是必须拿出来炫耀的财富器官。

人们格外爱慕男童的生殖器,就像镶着金边的玩具,可一到女性器官,所有人则闭口不谈,男权社会仍是主流。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从重男轻女到性别平权,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在农村,弹小鸡儿极其普遍,大人通常碰到穿开裆裤的小孩,都会热情一把扯开裤裆说道:

“来给叔叔摸摸小鸡儿长大没。

问性器官的大小,是在对一个男人性能力的鉴定,就像猿猴配偶时会问繁殖能力强不强、可不可以顺利传宗接代,本质上是一种原始、野蛮的行为。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更别说在封建迷信的影响之下,甚至有人还认为这种行为能起到科学养生的功效。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弹鸡鸡能弹走旺盛的火气,补虚强肾,所以建议多弹

 

革开放之后,落后的性观念并没得到改观,对男童的性崇拜依旧影响深远。

像类似这种暴露下体的婴儿艺术照,在小镇影楼成了一道摄影艺术的奇观:

老一辈通常会把它裱起来,或者做成电视的背景墙,每天饭前都要对其瞻仰一番。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图源@积水潭的河漂子

 

由此可见老一辈对男性地位的崇拜,充分表现在放肆暴露的性器官上,它就像一把穿越人类历史长河的火炬,不断点燃着人类对弹鸡鸡的渴望,在父权社会下释放弹击权威的快感,有人痛苦有人快乐。

但社会在进步,精神文明得建设。

落后愚昧的弹鸡鸡行为,必须在现代化进程中消灭。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弹小鸡儿虽常见,但本质上是一种对未成年人的性骚扰,终归是会被淘汰的陋习。

无论最初是为了开玩笑还是表达喜爱,落后的习俗必将与现代社会发生碰撞,产生的化学反应,幻化成“猥亵儿童”的罪名。

我国的法律条文有关猥亵的定义也很明确,“抠摸”、“吸吮”这种恋童癖行为,理应接受法律制裁。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猥亵犯罪和表示喜爱,也只是一线之隔,实操起来不好把控,难以定罪

 

西方对于恋童癖问题极度敏感,是法制的高压线,任何疑似恋童倾向的行为都会遭到最严格的调查和审判。

但本土的情况有些微妙的不同:

大多数人弹小鸡儿并不是报着恶意和满足欲望的目的,而是把这作为成年人之间的社交手段,甚至有的家长会主动邀请你弹弹自己小孩的鸡儿。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就成了民间吊诡的现象:家长觉得这无伤大雅,但纵然小孩不愿意,也没有能力拒绝或者反抗。

相比平等的沟通,将鸡儿玩弄于股掌之间来的更爽快和简单。

很多时候,在成年人眼里,男童的小鸡儿不过是凸起的玩物,隐私性观念在无知面前只能靠边稍稍。

这也侧面反映了大多数成年人其实一直把小孩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毕竟,物品时不配有个体思想,也不需要受到尊重。

与此同时,为了大小便图方便,“开裆裤”的婴儿服饰一直在国人当中流行,前后暴露器官的设计,也方便熟人弹小鸡儿,成为陋习遗留的温床。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直至今日,依旧能在街头看到穿开裆裤的小孩

 

在农村大街上,甚至经常会有蹲在地上的妇女,以玩弄开裆裤男童的小鸡儿为乐。

打开男性的秘密老相册,里面总会有一张暴露下体的照片,显赫的生殖器官就位于画面的黄金分割处。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作者提供

 

就算时至今日,在朋友圈中,你经常能看到有家长晒自己儿子的小鸡儿,高清无码的局部特写,堪称剥夺隐私的赛博处刑。

在这种情况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会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而真正隐密的罪犯,则会将弹鸡鸡“被弹不吃亏”的传统,当成虐童的保护伞: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世代变迁,观念更迭,二十年前没人会认为弹小鸡儿有啥不妥,本质是性教育的匮乏,性观念的落后,弹小鸡的风行,正是现代社会文明化失败的总结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图源《性爱自修室》

 

更可怕的是,因为每个男人都有被弹小鸡儿的经历,就会形成轮回报复的死循环,子又弹孙,孙又弹子,子子孙孙只会弹无止尽。

然而,没有人喜欢被弹小鸡儿,但有人一直在弹小鸡儿。这场代表陈腐和进步的小鸡儿保卫战,将会没有硝烟的持续着。

是不是全中国的男人都被弹过小鸡儿?

 

这时代变化快,汽车已经实现了自动驾驶,黑洞的模样已经被我们看到,但仍然有成千上万刚出生的小鸡鸡被强行弹击,这种行为必须Call it end.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无论自己的孩子年龄几何,都要给他足够的尊重和隐私权,这才是社会走向文明,男孩走向男人的成熟标志。

就像鲍勃迪伦在《Blowing’In The Wind》里唱的那样:

一个人必须被弹多少次小鸡儿

在你称他为男人之前?

这个时代还要弹多少根小鸡儿

在陋俗消失之前?

答案,我的朋友,正在风中吹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