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北京工体西路,这里离同样著名的“三里屯酒吧街”不远,很多人会将他们混为一谈,但是在工体人眼里,三里屯只能叫做酒吧,而工体才是夜店,这里代表着帝都夜生活的最高水准。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晚上7点

室外还是一片亮堂,从有些低调的门进了Sirteen,一下子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暗色的空间严密地将阳光隔绝,却又以暖黄的灯光照亮。工作人员们刚刚彻底打扫完卫生,一个个疲惫地坐在地上,排成两排,有的默默玩着手机,有的互相聊天。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从后门经过,旁边店里有两个女生出来,黑色上衣、黑色包臀短裙、黑色丝袜、黑色的高跟鞋。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晚上9点

人终于渐渐多了起来,一堆一堆地聚在门口闲聊,一眼望去都极其年轻,估计95后都算是大的,很多看起来可能刚满18岁。不时有车辆停在路旁,走出一个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生。

一个客户经理站在马路边有些焦急地划着手机,发语音让朋友尽快带几个人过来暖场,晚了时间就过了。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零点30

当城市里的大部分人已经准备睡觉,此时夜店的生活终于逐渐进入高潮。

90后VS80后,夜店的放纵与理性

燃到炸裂的电音鼓噪在耳畔,刚喝的香槟已经上头,这些90后们也开始随着音乐的节奏尽情嗨起来。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街采:你一周去几次夜店?

在夜店,一切秩序都是被打乱的,没有规矩可言。他们想去舞池跳就去舞池跳,想站在桌子上跳就站在桌子上跳,想在沙发上跳就在沙发上跳,每个人都在标榜着自我和个性。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街采:你去夜店花多少钱?

90后们在夜店,从来不在乎你是谁,只在乎能不能用钱买到满足感和安全感。假如今天手里有一百块,那就把这一百块全部花掉,连没有钱怎么回家都不考虑。

玩到兴起,很多人一晚上可以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因为钱大部分都是父母给的,来得实在太容易,他们不需要去在意挣钱的时候是不是很难,一掷千金,只求开心,这样的人在夜店里不是少数,几乎每天都有。

他们的脑海里或者眼睛里也只有音乐和酒,没有男人和女人。跳到开心的时候,看到台上有帅哥、有好酒,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要请,也不跟你聊天、不跟你说话,就直接过去跳舞。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夜场表演

子涵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夜店90后,注重感觉,心里想要去做什么就要去做,决不让自己后悔,朋友说他是天生属于夜店的那类人。

高中的时候逃学,就可能去夜店玩,工作之后,下了班回家重新洗澡妆发,杀出门去再到夜店玩到凌晨三四点钟,有时甚至睡都没有睡就直接去上班,到公司就打瞌睡。

 

脱下定制西装去夜店玩的时候,他会把自己打扮得非常欧美范儿,一个长款的垫肩西装,可能里面什么都不穿希望能够从服装里传达出一种“很厉害”的感觉。

虽然他玩起来其实特别疯:“比如说今天只要我荷包是鼓的前提下,大家玩得开心,全部都喝,可能喝到我下个月工资全都花完了也没关系,往死喝,我就属于这样的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第一期:夜店女王“十三姨”

相较于90后,80后们的夜店消费则相对更加理性和稳重,有自己的计划和节奏。因为为人父母、成家立业的更多一些,他们的压力和顾虑也更多,第二天要上班、和太太结婚周年要买礼物、要给孩子买保险……种种事情的牵绊下,玩也很难放肆去玩。

 

但是一旦上瘾,这些80后们到夜店的次数甚至还要远超90后。有些年纪比较大一些的,以前没有接触过夜店,等事业有了一定的成功,手里有了钱,当他们第一次接触到夜店,感受到夜店的精彩,习惯了夜店里有人陪他喝酒、陪他唱歌、陪他跳舞的生活,甚至会天天泡在夜店里。

夜店有真爱?

夜店与网红,两种同样由金钱造就的产物,在某种程度上气质极为契合。很多网红都喜欢来夜店玩,越贵的夜店,体现出她们越高的身价,混沌的光线里更是极其适合拍拍照片,在朋友圈里营造出暧昧的气氛。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第一期:夜店女王“十三姨”

之前王思聪就曾被拍到带着豆得儿到夜店蹦迪,还曾经有个富二代把整个工体西路从第一家到最后一家夜店全包了,只为给一个网红过生日,每家店门口都铺上红毯,放上网红的照片,每个店里面都大概要花掉20万到30万。不久前,另一个富二代为女朋友过生日,现场拿了100万现金作为生日礼物。

属于晚上的夜店发生了太多精彩的、意想不到的、充满戏剧的故事,很多人觉得在夜店工作的人的生活,也像夜店本身一样丰富多彩,他们会和很多不一样的人约会,如果要谈恋爱绝对不能找在夜店工作的人,但有的时候,这反而是一个误解。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街采:你为什么不去夜店?

李明是个夜店的MC,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慢摇吧里认识了自己现在的女朋友,女生也在夜店工作,是个舞蹈演员。每次李明换到一个新的城市工作,他都会和老板说:“我要带我的女朋友过来,如果你不用我的女朋友的话,我是不会过来工作的”,两个人经历了七年的爱情长跑,这七年里一直是一起工作的,从来没有分开过。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夜店的年轻人

子涵有一个非常好的女闺蜜,有次两个人一起在夜店玩,远远有个很高大的男生让自己哥们过来问他们俩是不是一对儿,子涵说不是。开始那个男生有点害羞,迟迟没有上前,反而是子涵主动过去把他拉过来一起玩。男生过来之后就跟这个女生聊天,现在两个人已经结婚有了孩子。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第一期:夜店女王“十三姨”

在拥有夜店消费者和夜店工作人员双重身份的子涵看来,很多夜店人感情经历反而是零,当财富可以自由支配生活的时候,他们会奋不顾身地去爱,更加纯粹,不会有更多的计较。

夜店人的真与假

在夜店工作,难免会遇到形形色色、真的假的的人和事物,每个夜店人也都练就了自己的基本功——用不同状态和不同面具下的伪装去面对任何一个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夜店表演

当太阳要下山的时候,每个夜店人都带上了自己的面具出门,进入工作状态。酒喝到后半夜,很多在夜店玩的客人们都已经是“非正常人”,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唱歌唱一宿,还有的打架砸东西……但是无论客人是怎样的状态,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夜店人们都要有最得体的方法,保证他们能在这里发泄出去,玩得舒服。

子涵说,如果有摄影机将他们的工作状态拍下并且剪出来的话,绝对比电影要精彩很多,不过在夜店里工作的时间越久,见的越来越多之后,他们对自己的追问也更多了——我想要的最真实是什么?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夜店女王”13姨

被称为“夜店女王”的十三姨,一直觉得夜店人才是最真的她希望整个集团的工作人员不只是工作人员,而是兄弟姐妹,是家人。当集团里有人有了困难需要用钱解决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的永远是她,最常挂在十三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钱能够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2014年的时候,下属孙文在澳门输了1000万,欠了400万,本来他都已经打包好行李,准备离开北京,在最走投无路的时候,十三姨找到了他,又带他去澳门面对这笔债务,表示“这个人我帮了,这个钱我来承担”。这件事情一直记在孙文心里,他很感激十三姨,因为是十三姨在他人生最无助的时候帮了他。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十三姨从不避讳“有钱真好”,因为自己的财富,她可以让女儿上最好的学校,在未来送她去最好的几个发达国家出国,能够给家人提供相对来说最好的医疗条件,给父亲找私人医生,让他随时随地接受治疗。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是万万不能的,她通过事业实现财务自由,获得安全感,实现自己作为母亲、作为女儿的价值。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你好,有钱人》街采:有钱后你会做什么?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凌晨5点

氤氲的夜色和酒精的刺激都已经到尾声,夜店里狂欢的人们渐渐散去,重新到阳光下换上他们的另一重身份。我们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可能是不苟言笑的领导,是邻座羞涩内向的同事,是被一道数学题困住的少年……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部分人物为化名)

在工体夜店,豪掷百万的年轻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