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坟头儿蹦迪,了解一下!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不参加一次中国农村的葬礼,你永远无法理解到魔幻现实主义的真谛。

一个外国友人在全程追踪了一场中式葬礼后表示,自己一定不要死在中国。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中式葬礼素来以人多瞩目。讲究热闹的中国人多认为,葬礼越热闹,家主越有面儿。

十多年前,台湾黑帮教父陈启礼去世,前来吊唁的宾客乌压压20000人,被媒体说成是陈老爷子“一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陈启礼的葬礼现场)

可这样的大场面,小门小户一般力不能及。

为了吸引更多人来送葬,他们只能去请草台班子来带流量。只要吹拉弹唱一响,总有几个闲着没事的老汉会来捧场。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作为草台班子的基本配置,唢呐手费用低但暖场能力强,性价比极高。

如果早个二三十年,德高望重的人家可能会请技艺高超的师傅来一曲《百鸟朝凤》,但现在的唢呐班子已无当年辉煌,曲目时常天马行空不说,稍不留神就会把守灵的人带入另一个次元。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今天是个好日子》是开场标配,《常回家看看》是压轴金曲,中间穿插个《两只蝴蝶》可让好不容易渲染起的悲伤氛围瞬间破功。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可光有唢呐匠,对于一些要脸面的人家来说显然不够,高级点的班子还会配置杂技演员提升品味。

只要拿出喉吞活蛇、光脚走火炭、胸口碎大石这些硬活儿,一发功便可以赢得满堂彩。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但是这些手艺没个三五年根本学不会,表演时成功率无法保证100%不说,万一出了岔子,医药费可能比出场费还高。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也不知是哪个天才班主,率先把目光转向了古老的滑稽戏像这种把一男一女强塞到铁皮筒的骚操作,一眼就可以看出设计者对男女亲密交互的真情渴望。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更常见的是这种粗口二人转,功底深不深无所谓,只要能在冷场时来一曲《野花十三香》,就可以成为丧葬场上最火的艺者。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同样,一个草台班子的名号想要在十里八乡叫得响亮,没有拿手绝活就是扯淡放屁。

如果不能原创,就得学会借鉴。你看这个“屁股夹烟”的场景,是不是像极了泰国成人秀上的绝技?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不过,最野的节目非脱衣舞莫属。

一个草台班子曾这样宣传自家的本领:“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能比脱衣舞女的眼泪更能安慰逝去的灵魂。”

可是初看到这位灵堂前的裸女,我还是感到有点难以接受。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台湾的前议长董象,在死后就收到了这样一份来自亲儿子的礼物。其子表示,斥巨资找50个钢管舞辣妹在灵车上蹦迪,是对爸爸的尊重和爱戴。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一边是莱莱乱飞,一边是肃穆的灵堂,不违和吗?

不违和,他们有一套理论:“这是为了给逝者长脸,死后还有这么多人来看,多风光啊!”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不得不说,这种引流手段的确效果显著。

一位农村的常年老光棍儿甚至表示:“要是知道哪家死人了,就是跋涉二十里地也要去瞅瞅。”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在暧昧的灯光下,男性嘉宾永远是这里的主场。哪怕舞女们还未宽衣解带,他们已经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刻来两盅。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而这种暴躁的演出,真的不会对小朋友造成不良影响吗?谁知道一个跳舞的大姐振振有词的告诉了我传承的意义:“娃娃要从小抓,班子的饭碗才不会掉”。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在这场集体狂欢中,唯一不快乐的可能只有死者。很可能他们人生唯一一次享受脱衣舞表演,是在自己的葬礼之上。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如果他们的魂魄还未飘远,不知道会不会想立刻从棺材中爬起,给那些不孝子女几个闷棍。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但是草台班子的狂野远超你想象。在家里搭台跳舞,不过是为了让邻里饱眼福,去坟头蹦迪,才真正是光宗耀祖。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据家主解释,这样做不仅可以缓和神鬼们紧张的情绪,还可以宣扬我国“侍死如生”的传统文化。虽然我不清楚他们生前是不是经常给父母呈上这样的表演,但看家属脸上的微笑,就知道他们对这场白事的操办还算满意。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轻松的氛围早早将哀痛驱散也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等到哭灵时才发现想崩溃大哭,实在太难。

不怕,我们农村马戏团什么场面没见过?死歌只要来一句“我的亲娘啊,为什么要这么匆忙上路”就可以令在场者都跟着声泪俱下。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很多时候,你很难去衡量,这些家属和演员究竟谁对死者的感情更深。

一个草台班子的班主曾对记者说:“不是所有家主都值得他们全力捧场,愿意出大笔丧葬费的孝子,和把老母亲饿死在床上的逆子,或许是同一个人。”

就像《喜丧》中叙述的故事一样,八旬老人在被四个子女轮番嫌弃后,终于在进养老院前夜服药自尽,可子女们并没有一点羞愧廉耻,反而给老人举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喜丧。

中国最顶级的蹦迪高手,如今全在坟头Battle

一个敲锣打鼓的带孝子,几个浓妆艳抹的蛇形舞女,还有一群鸡儿梆硬的围观群众,如果这就是喜丧的定义的话。那么我必须承认,你达到目的了,因为爷笑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