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吉原红灯区前世今生?花魁的一天

一踏进吉原游廊,无论游女的级别有多高,甚至成为万众瞩目的花魁,也被禁止走出这道大门。哪怕送别恩客,游女们只能送到大门里侧。

这辈子要想走出去,只有三种途径。

①按吉原行规,游女28岁可退休。

②自己攒钱赎身,或恩客出钱赎身。

③死亡。

一年365天,吉原的公众假日只有新年第一天那一天。游女们每天营业,轮轴转,抽空睡觉。

游女们每天有白天场和夜晚场两个接客时间段。每个时间段里,需要服务多名恩客,以实现她身为一件商品的最大利益。

一名游女侥幸躲过梅毒,熬到28岁,虽然能退休了,但并不代表她没欠下巨额债务。吃穿用度等等,这些开销都被记在游女个人帐上。混出些名头的游女,有义务将妓院新买回来的小女孩带在身边,负责教养她们。新人承担照顾前辈起居的工作,其吃穿用度自然就记在这位前辈帐上。

到最后,名义上恢复自由身,却仍得拚死劳作,偿还根本还不清的债务。

28岁得以退休的游女们,有的继续留在吉原做苦工;有的跑到外面当私娼,越做档次越低,挣得越少,还越容易染上梅毒。真正上岸,找到人家结婚,过上正常生活的少之又少。

数千名游女里,只有极少数人能登上顶点,成为花魁。

作为花魁,首先她必须貌美。然后必须有品有教养。大户小姐会的,她都得会,这样才能让那些花钱找她的富豪名士们在面子上得到极大的满足。

堪当花魁的必备才艺

游女们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给恩客们写信联络感情。越高级的恩客,只有越有格调档次的信函方能入他们的眼。

在江户时期,吉原的花魁如同现如今的大牌女明星。男人们以能一睹其风采为荣,女人们则喜欢模仿花魁们引领的时尚潮流,尤其发型。

在吉原,不是掏得起钱,就能点名花魁出来陪喝陪睡。双方之间还有一套“墨墨迹迹”的前期往来。

由专门引荐介绍客人的茶屋,第一次见面叫初会。

什么样的人有资格成为花魁的客人,茶屋进行第一道审核。

确定介绍花魁​,客人得先备上宴席,并叫来一大票卖艺的热场子,等待花魁驾临,并把宴席主宾位置留给她。

花魁来了之后,几乎什么都不做,也不作反应。静静观察眼前人是否符合条件,有资格成为她的客人。

过了数日,客人再度造访,重复初会的那一套步骤。花魁仍旧宴席上座,不过,这回花魁会给他斟酒。

斟酒归斟酒,彼此仅是刚刚开始有往来,客人在这个阶段还听不到花魁唤他名字。

又过了数日,客人终于被允许前往花魁的房间。

到这时,花魁跟变了个人似的,待客人如陷入爱河的恋人。

为获得一亲芳泽的机会,花魁出场费、茶屋介绍费、宴会费等等,恩客的前期消费金额相当于现在的2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2.1万)。

花魁的待遇好,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但开销高得惊人。好比一个明星团队,名声越大,队伍成员越多。全部人的吃喝拉撒统统算在花魁身上,她还得承担拉拢恩客的一切费用,向妓院支付自己的吃穿住费用。

这些单价由妓院决定,连东西要不要,也归妓院安排决定。花魁只能买单,不能砍价。

吉原用它的一套往死里压榨游女模式,让她们难攒钱难赎身,榨尽最后一点价值。

那不是还有恩客赎身这条出路吗?

吉原一个低级游女的赎身单价相当于现在的500万日元(约人民币30.4万);中等游女的赎身单价1000万日元(约人民币60.8万);花魁级别的则1亿日元(约人民币608万)。

恩客得足够有钱,还得喜欢某女郎喜欢到舍得花费这笔巨款的程度……

风光不风光,花魁还是低级游女,逃过绝症梅毒才有资格期待明天。还清利滚利的债务,才能回归正常人世界。那时,失去生育能力,人老色衰的她们对幸福的要求,卑微到尘埃里。

⌈感谢南木香分享⌋

发表评论